严守风险底线推动金融业健康平稳发展
时间:2012-1-21  来源:stock.jrj.com.cn  作者:  查看评论

  今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指出,做好新时期的金融工作,要坚持把防范化解风险作为金融工作生命线,加强金融监管和调控能力建设,严厉打击金融犯罪,加强金融机构网络信息安全。对这段话,您是怎样理解的?

  郭田勇:由于金融风险具有极强的社会性和扩张性,一旦爆发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影响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因此自从有了金融业,风险防范便是其永恒的主题。此次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金融机构与监管部门忽视与放松风险防范。另外,欧债危机仍未得到有效控制,这给全球经济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与此同时,我国国内经济增速面临下行压力,地方政府债务、房地产市场等领域仍潜藏着较大的风险。在这样一种不确定的经济环境下,我国金融工作的当务之急是完善金融风险防范机制,并以此促进金融业的创新与发展,实现“稳中求进”的发展策略。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中国银行(601988)业信息化的发展,信息科技的作用可以说由原来对业务的支持,到现在与业务的完全融合,成为了银行业稳健运营和发展的支柱。从现在银行业经营管理来看,网络化信息技术已经渗透到银行业经营的每个角落。我们应对银行信息系统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和风险,有一种高度的认识。银行一旦信息方面出问题,就有可能形成整个业务的瘫痪,整个银行就会陷入一种混乱状态,我们现在高度强调对信息风险的管理工作。它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影响银行整体运行的一个稳健性或者平稳性。所以,我们有必要把信息的风险管理提升到银行公司治理层面上来。

  记者:温家宝总理指出我国金融领域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和潜在风险,您认为当前这些风险点存在于哪里?

  郭田勇:具体来看,当前阶段我国金融业的风险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外部风险。其中最大的一个风险源便是欧债危机。一方面,欧债危机会对国际经济稳定造成冲击,使得海外需求萎缩。欧盟是我国当前最大的出口市场,占出口总量比例近20%,欧元区经济的整体下行,不可避免地会对我国经济造成影响。事实上,这一影响在2011年已经有所体现,但考虑到欧债危机向实体经济传递的时滞,2012年或将是我国近些年来出口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另一方面,如果欧债危机进一步加剧,欧元区一旦解体,各国恢复各自货币,则无论是全球贸易还是全球金融体系都将受到极大影响。

  其次,房地产市场风险。自2010年中央出台一系列房地产行业调控政策以来,房价上涨的趋势便得到了有效遏制。随着2011年调控政策的进一步收紧,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的商品房交易市场明显萎缩,并且房价也开始有所下降。可以预见的是,我国现行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不会有所放松,也就是说房价还存在很大的下跌可能性。因此随着房地产业高额债务的到期,整个行业的金融风险开始凸显。而且考虑到房地产行业的重要性,一旦其爆发风险,便会迅速扩散引发其他系统性风险。

  再次,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在金融危机中,地方政府响应中央的4万亿元投资计划,组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筹备资金,这对于弥补资金缺口,有效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政府运作不规范以及银行业金融机构缺乏风险防范意识,整个平台融资规模迅速扩大,且多为期限长、额度大的贷款,偿债风险日益增大。在当前楼市调控大幅度降低政府收入的背景下,大量地方政府债务进入还款期,使得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成为金融系统不得不重视的一大风险。

  第四,民间借贷风险。2011年在市场流动性趋紧的大背景下,温州、鄂尔多斯(600295)等地相继出现的“高利贷事件”使得民间借贷风险逐渐凸显。虽然货币政策由宽松向紧缩的突然转变是民间借贷风险产生的原因之一,但同样应该看到的是,民间借贷大量兴起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国现有的正规金融体系不够健全,而产业又处于转型升级阶段,资金需求旺盛。如果政府不能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则民间借贷的风险仍将长期存在,并随时可能引发新的风险。

  记者:您提到当前阶段应加强风险防范,严守风险底线,具体来说,严守风险底线应该包括哪些内涵?

  郭田勇:严守风险底线,应该落实资本监管要求,加强宏观审慎监管。此前的金融危机表明,要对金融业的系统性风险进行防治,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审查机构和一个更加广泛的监管约束机制,而我国当前侧重于微观审慎监管的政策具有内在的局限性,它仅从个体金融角度出发,在宏观上缺乏适当把握与监管,容易扩大系统性风险,进而威胁到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因此,我国应该加快建立一个明确的宏观审慎决策框架,这不仅有利于解决经济与金融体系的顺周期,同时也能进一步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和防范。

  严守风险底线,应该加强监管协调,防止金融风险交叉传递。我国当前的监管体制是分业经营、分业监管模式,但是应该要注意到的是,近些年我国银行、保险等机构也正越来越向综合的方向不断渗透,在这种情况下金融风险同样具有很强的交叉传递性。因此必须在功能监管的基础上,建立更为有效的监管协调机制,以在更广范围内阻塞监管漏洞,既能为创新预留较大空间又能防止监管的重复与真空,形成维护金融稳定的合力。

  加强风险防范,应该采取综合措施化解重点领域风险。正如上述所提到的,我国当前金融业的风险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民间借贷等领域,相关部门应该对其进行重点防范化解。房地产风险方面,应该重点关注房地产信托风险,并谨防因此而发生的风险传递。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方面,在妥善处理存量债务的同时,应该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将其债务收支分类纳入预算管理。对于民间借贷风险,一方面应该研究对现有的“单线多头”监管模式进行调整,借鉴“双线多头”监管模式吸收地方政府管理金融的优势,以实现对民间借贷的充分监管;另一方面,则应该逐步推进金融业改革,通过设立中小金融机构、组建小额贷款公司等方式将民间资本纳入金融体系,加强对其引导和规范,并促进小微企业的发展。

  总之,面对新阶段国内外经济的高度不确定性,整个金融业必须严格把守系统性风险底线,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保障金融系统稳定,促进金融业健康长远发展。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