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曲大家王西楼
时间:2011-1-7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陈其昌  查看评论

  王磐(1470—1530),字鸿渐,高邮人,明代散曲家兼画家,且通医学,出生于富有家庭,自幼才智出众,酷爱古典文章辞赋,生性洒脱不羁,讨厌繁缛习俗,甚至因厌恶做生员受拘束而辍学,一生从未出仕做官。他在世60年,经历了明代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个时期。王磐20岁时,高邮傍湖、南北向的康济河成,自此,运道与高宝诸湖开始隔开。这时“薄科举,不应试”的他在高邮城内偏西,即离镇国寺不太远的地方筑楼三间而居,与当时文士谈咏其间,自号西楼。他通音律,精词曲,擅画写意,诗亦流丽。常作近郊漫游,或登高,或临水,或执杖徐行,或举杯狂歌,来去飘然若仙,活得潇洒自在。然而,他的登高,只是上文游台谒四贤祠,“一瓣心香初奠罢,倚栏呼酒送飞鸿”。他的临水,也常是游贾雪舟在湖滨构建的南湖精舍。见到堆满屋的图书,发出“蚌胎午夜珠扬彩,龙窟千年剑发辉”的感叹。民间传说他厌弃功名仕途,常醉心于佳酿美酒之中,寄兴于烟水风云之间,或写诗作词,或赋曲吟唱。他酒兴盎然之时,移情丹青,或泼墨写意,或淡墨点缀,画面层次尽染,浑然一体,情趣横生,评者称为天机独到,别有一番风韵,非学力可及。《历代画史汇传》称赞他的画为神品,但是一张也没流传下来。尽管如此,一代代高邮人都对这位画品“天机独到”的王西楼仍十分敬重和推崇,至今,高邮还流传着一句歇后语:王西楼嫁女儿——画(话)多银子少,那是一个近乎神话的传说。传说王磐的独生女儿出嫁时,陪嫁钱物极少,就将一批包括《蝉竹图》在内的画幅作为嫁妆,婆婆说王西楼嫁女儿——画多银子少,嫌王家女儿把穷气带进家,便把画烧了。王西楼女儿只抢下了一幅《蝉竹图》。
  正是这幅画,伏在竹竿的“蝉”居然随时辰不同而升降,而且以“竹子爆裂声”和“蝉飞声”预报了火警,使婆家人莫不折服。从此,“王西楼嫁女儿——画(话)多银子少”便从笑谈渐渐演变为一句歇后语了。其实,王磐的女儿嫁词人张綖为妻,并无此戏说。
  明代大散曲家王磐,与金陵陈铎(大声)一道被誉为“南曲之冠”,著作有《西楼乐府》、《西楼诗集》、《野菜谱》等。他的散曲一改明初的靡靡之音,洒脱不凡,脱口成趣,或咏物记事,或怀古抒情,或揭露时弊,以其超凡旷达、隽永冲淡、诙谐戏谑,为世人传诵,成为南曲的领军人物之一,一时名重海内。王磐的外孙张守中为《西楼乐府》重刻本作序。他说:“古者审声知音,审音以知乐,故有乐府之作。”他觉得外公艺日精,家日窘,怡然而毫不在意,逍遥自在而不知老之将至。具有这种过人的情操和胸怀的人,故作品如其人,冲融旷达。因此,外公的“村居之作,甘恬退也。久雪之词,刺阴邪也。元宵之章,乐生平也。失鸡之曲,见雅度也。喇叭之咏,斥阉宦也。五方之嘲,悟愚俗也” 。西楼作品,人争慕之,无不叹服。他的散曲题材广泛,取材大都来自家乡故土。他写元宵,写过元宵的热闹喧哗,也写过元宵的凄凉惨淡,表明今不如昔的每况愈下。他的《清江引·耕》恰如一首清新雅淡的田园诗:“桃花水来如喷雪,闹动村田舍。犁翻陇上云,牛饮溪头月。这其间只堪图画也。”这位终身为布衣的散曲家将岁岁如此的农事、俗事赋予雅韵,颇饶佳趣。至于他的那首广为流传的《朝天子·咏喇叭》,自然是这位与盂城驿接官亭近在咫尺的乡贤耳闻目睹以后的一种写真和宣泄。该散曲既鞭挞时弊、同情弱者,又对吹捧逢迎、为所欲为的社会现象进行了讽刺和嘲弄。当然,它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建立百年的盂城驿的兴盛和“南船北马何喧喧”的繁忙。
 他的诗作清丽、质朴,既有直言神仙般潇洒的自白:“三十六湖围高沙,中有遁迹神仙家。绿水坠云飞不去,红香万朵芙蓉花。”又有送别来自大江南北文友依恋的咏叹:“大袖麻衣短葛裳,一官已了一身康。东坡往日皆春梦,北海今朝是醉乡。”
  王磐以诗人与画家的特长写下的《野菜谱》,诗画相映,俗中见雅,言词寄情,堪为一绝。王磐未注明成书年代,大致应是他知天命后、即嘉靖二年(1523)“大水、堤决、民饥”和嘉靖三年(1524)“大疫,死者相枕藉”以后。该书确实是一本具有强烈的人民性和实用性的现实主义力作。
  王磐逝世后,有一年又遇“大荒”,他的女婿张綖又想起了岳丈,“萧萧卧病过重阳,独忆山翁把一觞”,面对大灾之年的满目荒凉,只有到篱下去寻找“黄花香”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