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汪曾祺
时间:2011-1-7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陈其昌  查看评论

  1920年3月5日,汪曾祺出生于高邮城科甲巷一个地主家庭。中过清代拔贡的祖父、多才多艺的父亲对他的培养和熏陶,用家学渊博来形容,也不为过。汪曾祺读小学时,语文、书法、图画学得很好。1935年在高邮中学初中毕业后,考入江阴南菁中学。在躲避侵华日军战火期间,屠格涅夫《猎人笔记》、《沈从文小说选》引起他对文学的浓厚兴趣。农村的风光、风俗、风情亦使他终生难忘。1939年夏,他辗转奔赴昆明,考入西南联合大学中国文学系,后来成为沈从文的得意门生。1941年,他与同学在大学创办《文聚》杂志,并不断在杂志上发表诗歌、小说。
  1941年4月25日发表在桂林《大公报》上的《猎猎——寄珠湖》是我们能够见到的他的早期作品之一。

  一
  汪曾祺于1944年完成大学学业后,在昆明中国建设中学、上海致远中学各当了两年教师。1948年失业半年,在北平历史博物馆任馆员。1949年3月,他参加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南下工作团,后被派到武汉第二女子中学任副教导主任。同年4月,他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邂逅集》作为巴金主编的文学丛刊中之一,由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
  1950年,汪曾祺在北京市文联《北京文艺》杂志社任编辑。他偶尔写些散文、报告文学和短论,其创作潜力被北京市文联主席老舍肯定。1954年,创作京剧剧本《范进中举》,演出效果甚好。同年秋,调任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民间文学》杂志任编辑。
  1958年,汪曾祺被补划为右派,下放到张家口市沙岭子农业科学研究所劳动。1960年10月被摘掉右派帽子,结束劳动,暂时留所协助工作。同年11月21日、24日,他在张家口农科所以平静甚至欣然的心情,在小学生的作业本上写下了两篇文章《说〈弹歌〉》、《说〈雉子班〉》,把这种有关古代民歌杂说的文章交给好友朱德熙,想找个地方发表,结果未能如愿。1961年底,任北京京剧团编辑。1963年,小说集《羊舍的夜晚》出版。1964年,汪曾祺等人将沪剧《芦荡火种》改编成现代京剧样板戏《沙家浜》,他为主要执笔者。

  二
  新时期初期,汪曾祺因执笔改编《沙家浜》受到江青赏识而被审查。审查发现,他与江青政治上没有任何瓜葛。此后很长一段时期,他对文学创作心灰意冷,无意为之。但是,在林斤澜、邓友梅等老朋友的鼓励、敦促甚至责备之下,汪曾祺才重新拿起笔来写作,1977年,汪曾祺发表民间文学论文《“花儿”的格律》。1979年,发表小说《骑兵列传》。接着,很快以一些短篇小说亮相文坛,后来竟一发不可收,而且佳作精品连篇。1980年、1981年,连续发表小说《受戒》、《异秉》、《大淖记事》、《岁寒三友》等。这些以故乡高邮旧生活为题材的作品,引起文艺界高度重视,确立了他在当代文坛的地位。其中发表在1980年10月号《北京文学》的小说《受戒》,无论是思想内容,还是表现手法,都与大家见惯了的小说迥然不同,可谓是开创了新时期小说创作的先河,立即受到读者热烈的欢迎。《受戒》荣获1980年度“北京文学奖”, 《大淖记事》除荣获1981年度“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又荣获1981年度“北京文学奖”。 汪曾祺作品中本分、朴实、善良的平民百姓,敢爱敢恨,相濡以沫,令人感到人性的温馨和生活的诗意。此后汪曾祺的小说、散文、评论、剧本、随笔频频发表,创作十分活跃。他把散文、诗,甚至绘画的技巧引入小说创作中,用日常语言,平中见奇,淡中有味,清新自然,充满活力,令人耳目一新。他的散文无论记人事,写风景,谈文化,述掌故,兼及草木鱼虫、瓜果食物,皆有情致,娓娓道来,如行云流水,舒展自如。

  三
  汪曾祺一生近200万字作品,其中五分之四创作于花甲之年以后。据统计,至2008年1月,海内外总共出版汪老的书籍62种74本,其中,汪老逝世后就出版了35种43本。如今,能有这么多的出版社争着出汪老的书,这是令人瞩目也值得深思的文化现象。汪老的作品还被翻译成英、法、德等多种文字,在国外出版。文坛出现了“汪味小说”,读者中出现了“汪曾祺迷”。汪老在世的时候,有关写汪老的消息、散文50多篇,他去世以后,在中央和省地报刊上发表怀念他的文章超过百篇,而且十年来没有间断。至2007年底,已发表关于汪曾祺的研究文章有320多篇,专著8种。汪曾祺是一位性情中人,幽默随和,乐观豁达,随遇而安,有时也有点“狂”、有点“拗”。对他创作影响很深的是明代文学家归有光,中国现代作家鲁迅、沈从文、废名,外国作家契诃夫、阿索林。他最佩服的中国作家是鲁迅、沈从文、孙犁。汪曾祺在作家当中威望高,人缘好,乐于助人,善于指点,是别人心目中的“老顽童”、“老朋友”。他认为:“作品要有益于世道人心。”以“诗化美好人间”为己任的他,始终记住这句话:“顿觉眼前生意满,须知世上苦人多。”
汪曾祺1985年当选中国作家协会理事,1987年加人中国共产党,1996年当选中国作家协会顾问。1997年5月16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四
  汪曾祺一生有着强烈的家乡情结,在他的诗文书画中,到处都可以寻觅到、感悟到他那魂牵梦萦的乡思、乡恋、乡愁。1938年夏秋之际,汪曾祺在大淖河边将大姐巧纹送上船——让巧纹踏上了去大后方求学的道路。次年6月,是巧纹的来信促成了汪曾祺离邮赴大后方报考西南联大。当时,他19岁。当他再次返回故乡时,已是经历了人生苦旅的花甲老人。他三次回邮的时间是:第一次是1981年10月10日至11月17日(第一次回邮住一招小院,从10月12日至16日,前三天分别在高邮师范、高邮中学、百花书场讲课,后两天在水利局参加座谈会,专门了解高邮水利建设情况。此后,曾先后与秘书、文学青年、扬州地区文学作者座谈。11月16日去母校邮中辞行);第二次是1986年10月27日至28日;第三次是1991年9月29日至10月7日。汪曾祺把对家乡的思念和爱倾注在他的作品中,而且流露在他对家乡的发展和进步的关心支持中。即使“他乡寄意”,提一些批评意见,也是希望高邮“成为一个开放型的城市”。
  汪曾祺是属于高邮的,也是属于中国的。他的作品价值和影响决不是“一时”的好评如潮,而是长远的泽被读者。
  2007年5月16日至17日,高邮举办了由江苏省作家协会、北京人民出版社《中华文学选刊》和高邮市委、市政府联合举办的“永远的汪老——纪念汪曾祺逝世十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前来高邮参加活动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社长、著名评论家潘凯雄说:“中国的作家很多,但能够称之为‘永远的’非常少。‘永远的汪老’是广大读者发自内心的对汪老的尊敬和喜爱。这得益于他认认真真做文章,认认真真做人,这是我们现在整个社会都非常需要的。”
  5月18日,由北京市作协、《北京文学》、北京鲁迅博物馆和高邮市委、市政府联合举办了纪念汪曾祺逝世十周年座谈会。在这个会上,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满怀深情地说:“汪老是我们共同敬仰的一位前辈,是《北京文学》的一面旗帜,是中国文学界的骄傲,同时,汪老也是我自己在文学上的一位恩师,一位厚道的长者。”汪老确实是中国众多知名作家的良师益友。在座谈会上,铁凝欣然为汪曾祺文学馆题词:永远怀念汪曾祺老。
  吉林省一位中学老师说,他是读了汪老的书以后学好成才的,他把高邮当成第二故乡,要以“朝圣”的心态来高邮看看。无独有偶,来邮参加纪念汪老活动的中国作协书记处常务书记、副主席高洪波也说,这次活动是一次文学的盛宴,感谢高邮的同志把我们请到这里来,让我们有个机会来这里进行一次文学的朝圣。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