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筋晓月
时间:2011-1-7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张荣权  查看评论

  明代著名散曲家王磐,以散曲见长,被称为“南曲之冠”,其作品《朝天子·咏喇叭》一直被列入中学语文教材,而他的绘画成就却除了高邮人之外,少有人知。
  王磐性格乖张,放荡不羁,一生视功名如粪土,偏爱诗话文章。与朋友欢聚宴饮通宵达旦,对达官贵绅常常极尽谐谑讽刺。他很为布衣所爱,为官场所不容。
  他的画一纸千金,常有官宦重金相求,王磐总是嗤之以鼻,有时把画赠与朋友却一文不取。正因为此,官绅都以拥有王磐的画为骄傲。这天,扬州有个员外过七十大寿,员外想到自己在社会上的身份,考虑到来祝寿人的地位,就把家里内外装饰了一下,收拾妥当,抬头一看,一幅画让员外皱起了眉头。中堂内的画在过去是主人的脸面,一副名人字画会让华室生辉。于是,自然想到了王磐,王磐的《星月交辉图》栩栩如生,有如神来之笔。但他早就听说王磐对富家的傲慢,就转弯抹角托王磐的朋友去求,王磐果然欣然应允,答应三日后去取。于是员外派了两个家人早早候在高邮,一等画好带夜往回赶。两个家人暗中观察王磐的作画进度,第一天不见动静,第二天王磐还是悠闲地过他的日子。到傍晚时分,王磐才把自个儿关在画室之内,铺纸磨墨,动起笔来。两个家人隔着窗户纸看得模模糊糊,只隐隐约约看到王磐时而在室内踱步,时而凝神沉思。好一会,只见王磐把桌上砚缸往宣纸上一扣,大笔挥了几下,就卷纸开门了。王磐一再叮嘱两个家人,路上切不可打开画卷,切记切记。两个家人唯唯诺诺,离开王磐的西楼,急急往扬州赶去。
  正是满月之夜,一轮圆月朗照,像给大地万物镀了一层白银,路边荷塘里的荷叶荷花像洗过一样,空中万点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似乎在诉说着画中的神秘。两个家人一路上满腹狐疑,画是给人看的,不能看那叫什么画?走到离城30里地的露筋祠时,两个人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理,私下商量,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看一眼。二人小心翼翼地打开画卷,只听“噗通”一声,一个东西掉入河中。再看看画,刚才还在画中的月亮消失了。低头看河里,两个月亮明晃晃。天上一轮明月,水中两个月亮,周围静悄悄的,露珠儿在草叶上像珍珠,风儿轻摇着岸边的垂柳,二人面面相觑心中忐忑不安,急急卷起画幅往扬州赶。
  到家已是拂晓,员外早已等在一边,急急打开画卷,只见画上粒粒星星闪光,煞是诱人,只是缺一轮明月。员外反复追问缘由,二人只得把事情来龙去脉一五一十报告员外。员外连呼可惜,事后赶到露筋去看,果见天上一个月亮,水中两个月亮。
  “露筋晓月”的佳话一直流传至今,只是人们一直不明白王磐画的是《星月交辉图》,为什么只给员外满天星星,不给月亮。王磐画中的月亮为什么能滑落到水中,而且至今还在。清代进士孙宗彝有诗:
  新诗累累断碑旁,我独低徊思渺茫。
  陌上寒霜销碧血,祠前绿树挂夕阳。
  古人古事尽如梦,湖水湖烟自有香。
  怜得荒沟旧时月,清光永夜起相望。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