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 俗
时间:2011-1-7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张荣权  查看评论

  高邮地处里下河腹地,境内河湖港汊纵横交错,沟河相连,内外相通,正如汪曾祺所描绘的,“我的家乡是个水乡,耳目之所接,无非是水”。水多,船就多。
  在没有机械动力的过去,内河行船靠篙子撑,大河里行船,或张帆,或荡桨,也有拉纤的。纤夫光着上身,赤脚,身体前倾,一步一个脚印。这里基本没有摇橹的。
  水乡的人离不开船。跑运输的船民,捕鱼捞虾的渔民,更是以船为家:食宿休息,养儿育女,都在船上。由于船上空间小,他们在船上都是盘腿而坐,上岸走路多为罗圈腿。渔民更被蔑称为“渔獭猫子”、“渔花子”。小时大人唬小孩就说,再闹把你让渔獭猫子带走,一吓,小孩就不哭闹了。
  渔民船民非常爱惜船,就像对待自己的子女。船上忌讳也多。上船忌说“翻”、“沉”。吃鱼不翻身。下水不翻裤脚。说“装饭”、“添饭”,不说“盛饭”,“盛”与“沉”同音。也不能在吃饭时把筷子搁在碗上。搁就意味着搁浅,是船家的忌讳。筷子在方言中又称“箸”,音与“驻”同。船要航行,停驻即意味着没有业务了,如同今天的“下岗”、“失业”。船靠码头,船与岸连接的长板叫跳板,跳板用于人行货运。任何人不得坐在跳板头上,坐之则断了路,也是船家大忌。
  现在渔民船民都已上岸定居,衣食住行悉如常人。
  船的种类很多。湖上多是渔船。落霞时分,满天红云,湖面上白帆点点,沙鸥绕船,渔歌唱晚,堪称美绝;运河里多是大吨位的驳船。大船首尾相连,结成长队,南来北往,恰似游龙;那密如蛛网的大河小河里,也常有船只穿梭。有铁甲轮船,有机动水泥船,还有这一带才有的木船。
  木船形状各异,宽底船平稳,适宜装运占面积的物体。窄底船快速,适宜远行。还有一种两头尖尖的小船,叫“鸭溜子”,主要用于放鸭。一般人上了船站不住。鸭倌用它赶鸭,船速飞快。这里人称鸭倌为“三子”:晴天像公子,雨天像猴子,鸭子损人庄稼时像孙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