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助对象,真的需要“公示”?
时间:2017-2-9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第一实验小学 徐加浩  查看评论

  今早的升旗仪式上,学校工会负责人作了国旗下讲话,她声情并茂地讲述了杭州图书馆的拾荒老人韦思浩的事迹。那位每次借阅前都先洗手的老人,他每月都有退休金,却要捡垃圾过日子,许多人都疑惑不解。人生无常,去年12月,韦思浩在过马路时遭遇车祸,经抢救无效离世。家人在他的遗物里,意外发现很多捐资助学的信件和证明。大家这才明白,为什么每月有退休金的老人,要捡垃圾过日子,因为他把省下的钱捐给了寒门学子。老人的义举令人动容,被网友誉为精神世界的“拾荒者”。

  孤陋寡闻的我从未听说过这位老人的故事,当我静心听完他的故事后,心潮澎湃。这么多年,韦思浩老人以自己的绵薄之力默默资助寒门学子,一叠助学凭证见证了这位可敬老人的博大胸怀。社会捐资助学的爱心人士非常多,又有多少能像这位老人如此低调?在我们身边,不少家庭特殊的孩子都得到了社会资助,每次接受资助,学校都要发放《家庭情况调查表》,上交相关家庭特困证明,然后把接受资助的学生名单在学校橱窗公示。对于这些接受资助的孩子来说,当看到自己的名字在橱窗公示时,他们的内心其实很纠结。我们可体会到了他们心中之痛?
  我个人觉得,资助寒门学子的善举值得颂扬。但是,资助对象,真的需要“公示”吗?也许学校公示的目的只是想表明资助特困生程序公开透明,同时接受社会的监督,并非想揭开孩子的心灵伤疤。殊不知这些孩子因为家庭条件比同学差一些,或者遭遇家庭变故,心理已经很脆弱、自卑,学校公示的做法,无异于大庭广众之下触碰这些孩子心灵之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无论境遇如何,我们都要有尊严地活着。我们采取“公示”的做法真的伤害到了孩子的尊严。上次读到一则新闻报道,现在许多家庭条件比较差的大学生宁愿自己勤工俭学,也不愿接受爱心资助,因为他们害怕在镁光灯下手捧爱心助学款,他们害怕接受资助的照片在新闻媒体登载出来……
  去年暑假,我们学校组织开展了“三进”主题活动。这次主题活动,不但得到了上级主管部门的赞赏,还在社会上引起了反响,赢得了民心。当我带着慰问品走进咱班家境困难的学生家庭时,家长握着我的手连声说“谢谢”的情景一直让我难忘。俗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学校安排的暑期家访,更是一次“暖心之旅”,走进他们的家庭,拉近了我们彼此的心灵距离。学校暑期的这种做法值得特困生家庭情况调查借鉴,对于接受资助的特困生,学校层面不妨采取“上门走访”的方式,通过走访,实地查看,查实特困生真实的家庭情况。如果情况属实,就不必再公示,公示的做法真是弊大于利。
  这么多年,韦思浩老人从未与人说起他的爱心助学故事,为什么他不大肆宣扬自己的善举?我想,他选择默默资助,就是想给这些寒门学子尊严,不让他们内心纠结地去接受资助。巴金老人曾说:“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而不在于索取。”社会上爱心人士的捐资助学本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学校要把好事做好,摒弃“公示”的做法,像韦思浩老人这样——默默资助,还家庭特困生尊严,让他们抬起头来,带着感恩的心去接受好心人的帮助。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