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高邮APP
数字报
今日高邮公众号
视听高邮公众号
头条号
高邮市融媒体中心  新闻线索:0514-84683100  网络辟谣
首页
  • 今日高邮APP
  • 手机版
  • 今日高邮公众号
  • 视听高邮公众号
  • 头条号
首页 > 教育园地 > 教师论文
初 中 轶 事

2024-07-10 19:36:49    作者:□ 汪泰    来源:今日高邮

学校主楼和尖尖的楼顶正对着校门,校门西侧是我们初一年级四个班的教室,教室外是长长的操场,再外就是不高的围墙,围墙旁从东到西长着一排十几棵桑树。

一排桑树,让我们看到了四季的变化和生命的生生不息。春天,桑树枝条抽出丛丛芽叶,在阳光下发出闪亮的嫩绿,没两天嫩绿就成了翠绿,再就成了青绿,长成一片片心形的叶子。桑树开花了,一串串,毛茸茸。一下课,男生拥在树下,细细端详,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又红又紫的桑树果儿。女生并不在意,她们没有表现出什么热情。

那年的桑树果儿绿了,全班同学在班主任冯翼老师的带领下,去南海生产队参加一个星期的夏忙支农劳动。早出晚归,中午在生产队吃饭。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离开学校去劳动,大家很兴奋。分工时留几个女生烧火做饭,其他人下田拾麦穗,上场掼麦把。烧饭的房子里有一头驴在吃草,我们围着它好奇地看了好一会儿才出去。来到场头,农民教我们,抓一把麦秸,把麦穗对着石磙用力掼下去就行,掼几下,麦粒脱离了秸秆,再换一把继续。开始掼几下还新鲜,没多久就觉很难受了。天热,灰大,还有那一根根又尖又长的麦芒往人的汗身上粘、往衣服里钻,让你又痒又疼,真正体验到了农民伯伯的辛苦。好不容易挨到休息,有人瘫坐在地上,有人抢着喝大麦茶。黄黄的大麦茶,散发出炒焦了的大麦的焦糊味,农民说大麦茶可消火解渴呢,于是我们拿起放在水桶里的竹舀子,不管不顾地喝起来,男女生之间的矜持被丢在了一边。

下午,生产队没什么事要我们做了,就有男生带了鱼竿在河边钓鱼,河里茂盛的水草顺着水流飘动。居然有同学钓到好多巴掌大的鲫鱼,用线串了放在旁边的小渠里。班上的永栋同学,用大拇指甲刮去鱼鳞,撕开鱼肚,挤出鱼肠,洗洗放在饭盒里,利索得很,看得我们目瞪口呆,很是佩服他。还有一位同学拎起水边的一串鱼时,发现鱼身上缠绕着一条蛇,那同学害怕,把鱼丢在水里不敢要了。

劳动结束,已是六月上旬,我们回到学校,校园里一派空旷,下乡劳动的学生还没全回来,特别是高中部的区域空当当的。

我们突然发现,桑树上已是果实累累,绿的,红的,紫的,阳光下那么诱人。树下散落一地,踩过的地方,一滩滩紫色。看着一树的桑果,男生们很高兴,却还要装出绅士的样子,有女生在旁边,手决不会伸出去。那些树都不高,树干小碗口粗,一人多高便分岔展开形成树冠,手一举便可摘到。再高处,臂一伸,身子一躬,便上了树丫……

我们天天按时到校,等待着全校师生到齐上课。我们有了好多时间,东走西看。我们看到高中部教学区内有许多毛桃树,上面挂着半红半绿的毛桃,摘下来一尝,又酸又涩还有点甜。有几架葡萄,葡萄藤蔓爬满架子,挂着串串青的黄的果,我们爬上葡萄架,摘下尝了,还是又酸又涩。还有紫藤树,开过了花、满树绿叶的紫藤树。

校园里的不同区域,被一种长满绿叶的灌木丛分隔,灌木丛中竟开了好多花,白的,粉的,红的,黄的,紫的,很漂亮,很精神。这是真花吗?倒是很像那种皱纸做成的假花。我见过班上的女生用各种颜色的皱纸,铅笔卷了用手往下一抹一压,松开再扎成朵朵小花,跟眼前的这些花很像。我忍不住用手指捏捏花瓣儿,嫩嫩的感觉,可是真花呢。有人说这是木槿花。这些花每天从早到晚不知疲倦地开着。这些花草树木和各色果儿,为空旷的校园增添着平静的美丽。

我们整天在校园内闲逛,初一的几门主课都还没有学完,我们在等待着上课。校门西侧高悬在初一教室东山墙上的那口司令的大钟,沉稳的声音曾响彻校园每个角落,现在寂寞且空落落地高悬着。大家开始怀念那紧张有序、快乐而充实的上课的日子。

刚进校的那段日子记忆犹新。十个月前,大家带着兴奋的心情从城区的各小学跨进高邮中学。不久的一次校会上,学校组织新生看话剧《一百分不是满分》,由刚进校门的新生和老师排练演出。舞台布景很真,雷声尤其像。在我们的眼里,那就是一场专业演出。校会上,我们认识了校长张桂芝、副校长封提村。张校长是老革命出身的干部;封校长是泰兴人,戴眼镜,光脑袋,文绉绉的学者样,些许泰兴腔让我感到亲切,因我从泰兴转来高邮上学才第二年。

几位副课老师的印象特深。地理与政治是孙大道老师。第一堂地理课上,他一句话也没说,在讲台上转过身,用粉笔在黑板上弯弯曲曲勾出了一幅中国地图。一下课,大家就议论:这老师真不简单!体育课是彭浪老师,他是泸州人,学的美术却教体育。记得冬天的一次雪后,体育课上他领我们打雪仗,他说他的家乡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雪。音乐王光照老师,戴副眼镜,在我们眼里他什么都会,唱歌,弹钢琴,调钢琴音,拉二胡,教我们欣赏歌剧《江姐》的音乐,还辅导课外围棋兴趣小组。我曾和班上的辜建农同学因期中考试代数得了一百分,一起进了围棋兴趣小组,由王老师辅导。王老师有韵味的扬州话,让我们知道了“金角银边草肚皮”,可惜只两次便中断了,那是初一下学期的事。学校的活动课很正规,下午一到活动时间,老师们就赶着学生往外跑,每个学生都得参加体育活动。一次我躲进阅览室看书,被套着红袖章巡逻的学生抓住,送到班主任那里,老师教育我,怎不注意体育与体质的关系呢?

校园内有条小河,与学校进门的一条大路交叉,交点上是座小桥,河两边,杨柳依依。小河南面是教学区,河北路东一排平房,是老师的宿舍区,路西是学校食堂,河边有条石砌的码头,这河是活水河,是学校的生活河。向北的大路直通后操场,一扇大门隔开了两个区域。操场很大,四百米跑道环绕一周,操场上是绿茵茵的草坪,一个足球场,还有其它田赛区。操场北面和西面是学校的农田,大片蔬菜,大片碧绿的山芋藤。冬季每天练长跑,两圈下来,后背透湿,半天课上都不舒服,可还是坚持天天跑。后来的八百米测试,我可过了关,过关的人很少,看着彭老师在达标卡上的成绩后面的签名,很开心。

一进操场的左侧边上有个好几米高的大方木框,边上连着直直的木梯,木框的顶梁垂下两条粗大的绳索,一个绳子的末端打有一个大结,人可坐可站在绳结上,双手紧握住绳,用自己的力量荡起来,有人用巧劲能荡得很高很远,我不敢用力,荡不起来。绳子用来练习攀爬,双手抓着绳索,双脚紧夹绳子交替向上,要求学生要一直爬到顶端。曾有过胆儿特大的男生由直梯爬上顶梁,从只有二三十厘米宽的木板上爬到绳子边再系下来,很是危险。学校在课间操后的集会上批评、制止这种危险的行为。

一次,我躺在绿草坪上,看着蓝天白云,听着操场上大喇叭的歌声,惬意极了,情不自禁地在草地上打起滚来。向左几滚,觉得身体什么地方被顶了几下,向右滚了几滚,觉得又被顶了几下,直感到诧异。突然间还过魂来,掏出裤子口袋里的乒乓球,球上已有了几个瘪塘。看着坏了的球,心疼不已,懊恼了半天,这可是用省下的零花钱买的。

一天,我们发现校园墙上贴出一份大字报(不记得是通告、告示还是喜报),说高邮新建的化肥厂需要技术人员,我校一位化学老师(好像是姓张)经上级领导研究批准,调到化肥厂工作,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员云云。我们看了有些羡慕,成了工人阶级的一员,多光荣啊。

我们盼望着上课。忽然有一天,学校贴出了国务院关于停止高考和大学应届毕业生延迟毕业留校参加运动的通知,于是一切有序的教学活动戛然而止。后来,我们晃荡了两年多,以初中毕业的名义成了六八届初中毕业生,成了没有知识的知识青年。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还是想说:高邮中学,你欠我们两年初中的学习时光。

高邮市融媒体中心 主办 2004-2023©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4-84683100   在线投稿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200011    苏ICP备05016021号-1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