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事之乐
时间:2017-12-6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市赞化学校九(20)班 赵炜  查看评论

 

  迎着朝阳,哼着小曲,我大步向前,步入田野的怀抱。
  “嘿,拖一下管子!”
  我一路小跑,拽了拽管子,越过小土堆,皮管子“嗖”地一下,拉出一段,忽地一顿,险些把我拽倒。我急忙稳住身形,用力拽住管子,随着爷爷的步伐前移。田埂小路不好走,高低不平,两边全是毛茸茸的豆叶,蹭得我痒痒的、很不舒服。露水打湿了的裤管,湿漉漉地贴在腿上,粘着许多不知名的草种。草叶尖上还有些极小的绿色虫子,好像随时要穿过裤管,不由地感到痒嘘嘘的,我有一丝丝的担忧。
  终于,到了秧田边。
  我卷起裤管,试探着伸了伸脚,跨进秧田,“扑哧”,淤泥一直漫到了我的小腿肚。我一惊,急忙迈进另一条腿来平衡我这左右摇摆的身体。谁知不迈还好,一迈两条腿都陷入泥中,而且两条腿一高一低,结果腿都动不了了,上半身却在不停摇摆。努力挣扎一番,身体不晃了,却迈不开步,漫至腿肚的淤泥已将两条腿完全吸住。我好不容易拔出一只脚,刚出淤泥,另一只猛地向下一陷。我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刚获得自由的一只脚就不自觉地又踩了下去。一股泥水应声而起,溅了一身,淋淋漓漓。小河那边爷爷已经放好了抽水机。终于在几番周折下,我安置好水管,踏上了小路。再次感到“脚踏实地”的感觉很真实、很安全!
  “不错嘛,还挺像个‘小泥腿子’!”
  禾苗到了灌溉追肥的时候,农活其实并不多。
  下午,我去帮爷爷装卸化肥。化肥袋很重,50公斤一袋。我用尽浑身解数想将化肥从车上卸下,可就差那么一点点气力。爷爷笑了笑,伸手一拉,化肥袋“扑通”一声闷响,直坠地面,拉得我一个趔趄,身体一个前冲,原来忘记松手了。看着爷爷,我脸有点发烫。
  我竖起化肥袋,剪开袋口,一股浓烈的氨味直冲鼻腔。猛地一扭头,“啊嘁”,一个喷嚏,鼻子里依旧痒痒的,说不出的感觉,竟然还流下了泪,赶紧吸了吸清新空气。
  爷爷用的是肥料播撒机,我必须将袋内的化肥小疙瘩捏碎,这就必须要求我将手臂全部伸入袋子。不一会儿,我手臂就像被贴了一层淡白色的膜,还有点黏黏的感觉。忽然遇见一块大疙瘩,我就伸入双手,头自然向着袋口,一股刺激的气味直顶脑门,浑身鸡皮疙瘩四起,一不小心张开了嘴,“啊——啊嘁”!
  趁着空闲之际,我卷起裤管,一下冲入田里,将手臂放入水中,真舒服!想不到化肥放入水中会如此凉爽。我以冲刺的速度奔向田埂,抓上一手的化肥浸在水中,感受凉意。来回奔跑几次,却不知泥水悄悄地在我衬衫上画满了泥浆图 。
  回家后,感觉腿生疼生疼的,才知道那嫩绿的、生机勃勃的秧叶还暗藏“杀机”,锯齿在我腿上拉出一道道红印,又疼又痒!怪不得,爷爷这么热的天却穿着厚厚的粗布衣,原来劳动竟是如此艰辛与智慧。
  忙碌与悠闲、愉悦与痛苦交杂的农活,让我感受到了生活的充实与快乐! 
  指导老师  潘德军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