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汪曾祺笔下的竺家巷烧饼店
时间:2010-5-26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张晓晖 文/摄  查看评论

  1981年,阔别家乡四十余年的汪曾祺先生,吃了竺家巷巷口“七拳半”烧饼,写道“我吃着烧饼,烧饼很香,味道跟四十多年前的一样,就像吴大和尚做的一样。”并写下了散文《吴大和尚和七拳半》。
  2010年5月17日,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来邮追忆汪老,走在北门大街上,被竺家巷头烧饼铺子的烧饼香味吸引,尝过之后,赞不绝口。
  普普通通的民间食品,缘何受到两位大家的称赞?24日下午4时许,记者慕名赶至竺家巷烧饼店采访。
  “是的,就在巷头西侧,就是原来吴大和尚和七拳半工作的地方,已经不知换了多少人了,现在是一个中年妇女承包的,这家店的烧饼味道不错。”来到竺家巷9号——“汪曾祺故居”,汪曾祺弟弟汪海珊高兴地向记者介绍。
  “以前,汪曾祺喜欢吃他家的插酥烧饼,这次,铁凝跟王小妮夫妇也说烧饼好吃!”汪曾祺妹婿金家渝更是热情,主动给记者带路。
  走了大约不到一百米,就来到一间不大的门店。跟大多数烧饼店相反,这家店的女主人是炉前师傅,正在贴烧饼,而男主人正在用响子“橐、橐、橐”地在案板上捶烧饼胚子,做烧饼。


正在忙碌的黄克勇和蒋秋霞夫妇


  “烧饼奶奶,报社记者要来采访你了。”金家渝一边介绍一边笑着问那个男子:“今天休息呀,你来帮忙啦!”原来,平时这家小店只有女主人一个人做烧饼,男主人在别处打工,休息时才来帮忙。
  “上次来的大作家,都夸你家烧饼又好吃又便宜呢!”听了金家渝的话,不善言辞的夫妇俩露出了笑脸,说道:“真没想到!”
  “你是吴大和尚和七拳半的徒弟吗?”面对记者的提问,“烧饼奶奶”只是摇摇头,想来并不知道汪老笔下的人物。“汪曾祺曾经写过这家烧饼店。”“烧饼奶奶”似懂非懂地点头道:“是有不少外地人来我这边买过烧饼。”
  “烧饼奶奶”名叫蒋秋霞,是原饮服公司的职工,高邮撤县建市时,她从别处迁到这边承包这家小烧饼店。说是烧饼店,其实店铺只有十个平方不到,甚至都没有店名招牌,但站了一会,记者发现,来小店买烧饼的人却是络绎不绝。


贴烧饼


  蒋秋霞的丈夫黄克勇,一刻不停地在反复揉搓捶打事先发酵好的面,再摘成一个一个小团,用响子擀成饼状,反复数次后刷上糖稀,洒上芝麻,这样饼坯就做好了。接下来就看蒋秋霞表演。只见她观察炉膛温度后,用干净的毛巾沾上清水迅速地将膛内扫一遍,然后加快节奏,两只手左右开弓,像变戏法似的将饼坯托在掌心,洒芝麻的一面朝下,手臂钻进炉膛,将饼坯从左右两侧一直贴到顶端。随后,蒋秋霞稍微擦把汗,将手用凉水浸一下,拿起长柄铁钳到炉膛轻轻地上下左右掀动。来不及歇息片刻,蒋秋霞又开始将一只只已香脆面黄的烧饼夹出炉。
  “这些都要有技巧的,要掌握火候和时间,时间不到夹生,时间长了发焦。”记者特地尝了一块,外脆内软,还透着芝麻的香气。
  蒋秋霞做的烧饼虽然好吃,但每只仅卖5角钱。对此,蒋秋霞说:“也有不少人告诉我们,街上其他地方的烧饼都已卖到六角,但是在这老城区,价格卖不上来的。”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蒋秋霞夫妇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南京一外企工作,因为英语不错,一年前被派往上海世博会工作了。但是当问及他们女儿联系方式时,夫妇俩竟然都不知道。“每次都是她打电话给我们,平时她工作也忙,我们不能打扰她。”听了他们简单朴实的话,记者这才恍然大悟,难怪普通的高邮民间食品会受到铁凝等众多大家的称赞,想必大家们由感而发的不仅仅是这食品本身,更是汪曾祺先生笔下的家乡民风淳朴吧。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