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伟忠:追寻秦观足迹 品味人在旅途
时间:2017-8-24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赵妍东方  查看评论

  许伟忠是秦少游的忠实粉丝,他潜心研究秦少游并取得硕果。今年6月24日,由他担任执行主编并撰稿的《足迹·追寻秦少游》一书由苏州大学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这本书是他参加中华秦观宗亲联谊会组织的寻访组追寻秦观足迹后完成的。全书共18万字、近300张图片,以游记散文的风格,图文并茂的形式,将历史记载、寻访过程、现实状况三者有机糅合起来,还原了秦少游坎坷而不平凡的一生。

 

  寻访40多个城市 只为重走秦观路

 

  “在我们高邮,秦少游已然成为一张最靓丽的文化名片,从古及今,有许多高邮人出于对这位乡贤的崇敬,自发地从事秦少游生平事迹和创作成果的研究,我仅仅是其中的一个。”许伟忠说,“拙作《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和另一本《秦淮海诗词文选》是坐在家里、依据已有资料写成的。熟悉秦少游的人都知道,他是文学家,也是旅行家,他的一生就是一次漫长而崎岖的文化之旅,足迹所至留下了许多优美的诗文。许多与他生平事迹和不朽作品相关的遗迹,已成为当地著名的人文景观和游览胜地,他的生平事迹、不朽作品已经成为许多城市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得到重视、传承和弘扬。‘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我的心中早就萌生了‘重走秦观路’的念头。”

  2015年6月开始,许伟忠与寻访组一道,追寻先贤足迹,重走文化之旅,对秦少游曾经生活、任职、漫游或贬谪所经过的主要城市,与其生平事迹和诗词文章相关的历史遗存、景观名胜一一进行实地寻访,足迹遍及江苏、安徽、河南、浙江、江西、广西、湖南、广东等省的40多个城市。此次寻访时间跨度两年,行程八万华里,通过走访秦氏宗亲和当地文史部门,实地踏访相关景观遗迹,寻幽探胜,屡屡有新的、令人欣喜的发现,不断充实和丰富了原来的资料积累,为创作《足迹·追寻秦少游》做了较为扎实的准备。

 

  路途“惊喜”不断 但收获远远大于困难艰辛

 

  采访中,提及这两年的寻访经历,许伟忠说,虽然今日交通之发达已经远非秦少游时代可比,但有时为获得一个有价值的信息,仍要在崎岖的山间公路上来回颠簸十来个小时;有时为求得一个确切的答案,披荆斩棘,攀爬荒山。但过程的艰辛常常被收获的喜悦所取代。

  “鬼门关位于古容州(今广西玉林市境内),是秦少游贬谪南迁途中必经的一个地方,它曾屡屡出现在李白、苏东坡、黄庭坚等大诗人的笔下,也多次出现在秦少游的诗文之中。‘鬼门关’名称令人不寒而栗,当地古民谣有‘鬼门关,鬼门关,十去九不还’。”许伟忠告诉记者,宋元以后,由于南北经济文化的交融,鬼门关不再那么荒凉和恐怖。它的名称历经了桂门关、鬼门关、天门关的变化,而史籍记载多有差异,因此寻访组决定赴鬼门关一探究竟。

  “临行前尽管做了大量的案头准备,请了容县的秦氏宗亲做向导,加上车载导航,以为寻访并非难事,但实际并不顺利。因为历史久远,加之屡次开山筑路等原因,这一带早已面目全非,原来双峰对峙形成的险要关隘仅一侧的天门山尚存。”许伟忠回忆说,上山其实无路可攀,荆棘灌木丛生,茅草高过人头,几个人手脚并用,丝毫不敢大意。上山容易下山难,因来时没有留下记号,一时竟找不到下山的路,在茅草荆棘丛中转来转去,还是得向导引路,方下得山来。一座三百米左右的山头,一上一下竟然花了两三个小时,一个个汗流浃背,手臂和裸露的地方都留下了荆棘划伤的血痕。但是登上天门山顶,置身天门亭中,体会秦少游“岁七官而五遣,历鬼门之幽关”的诗句,感觉这么一点艰辛又算得了什么呢?还有在杭州龙井寺发现秦少游撰文、董其昌书写的《龙井记》碑,在会稽(今绍兴)府山蓬莱阁发现秦少游的诗联,在浙江丽水市博物馆发现《宋秦淮海先生像碑》,在开封发现与秦少游生平密切相关的开宝寺塔,在广西横县发现恢复重建的淮海书院,在湖南永州浯溪摩崖发现秦少游《题大唐中兴颂》真迹等,可谓惊喜连连,其喜悦之情不身临其境是难以想象的。

 

  任重而道远  为传承、弘扬优秀文化遗产尽绵薄之力

 

  许伟忠告诉记者,编著《足迹·追寻秦少游》的初衷是希望告诉读者,秦少游当年在相关城市做过什么、写过什么、留下了什么,今天还能看到什么。目标就是力求做成一本展示秦少游杰出而不平凡人生的图传、一本与秦少游生平事迹和不朽作品相关的旅游图册,从而让读者在轻松愉悦的阅读中,走近秦少游,了解秦少游,感受他人格的魅力,领略他对祖国山河大地的钟情和挚爱,加深对其作品思想性、艺术性的理解,加深对相关城市、历史名胜文化内涵的了解,在获得历史、地理和文化知识的同时,得到思想的启迪和情感的熏陶。是否能实现这一初衷,还期盼读者的评判。

  秦少游和他的不朽作品,是一份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历史对高邮的一份厚赠,传承、弘扬这份遗产,任重而道远。作为一名高邮的文化人,应该有这个自觉。许伟忠说:“这一次重走秦观路,在实地寻访的基础上进行创作,这在研究方法上是一个新的尝试,在研究成果上是一个新的提升,也为今后的研究拓展了思路。《足迹·追寻秦少游》只是一个阶段性成果,需要做、可以做的还很多,今后不会就此止步,一定会继续努力,为将秦少游这张文化名片擦得更亮,为高邮历史文化名城建设尽绵薄之力。”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