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车工老黄
时间:2018-2-6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陈其昌  查看评论

 

  在蝶园路与长生路交汇丁字路口,有一位修车工黄继兴。他今年74岁,52岁患了食道癌,在此修自行车已有20年,与疾病抗争了20年,也为民热情服务了20年。
  老黄原籍海门,生在农村,家境贫寒。高邮大种薄荷时,他作为提炼薄荷油的锅炉维修工被“引进”高邮,工资定为45元,娶了海门女为妻,过上了好日子。他干一行,爱一行,是个多面手。后来企业改制,他们下岗。苦熬了几年,他因腰椎间盘突出、食道癌先后开了大刀。在家休养了一年,满肚愁肠。高邮俗话说“风痨气臌嗝,阎王请的客”,长此以往,不就是等死吗?他萌生了一个念头,修自行车。这样既可解愁,又可纾困。于是就在上述路口、笔者住的楼房东山头设摊修车,修自行车、三轮车,也修摩托车,还搞电焊。能修的就干,不能修的就不接手。他说手艺人要讲诚信,不能糊弄人。他修车及时方便,讲究质量,修车日益红火,常招来不少回头客。
  老黄修车是起早带晚。有时候天刚亮,住在老黄对过楼(相距三四米)的笔者就听到人喊;“修车师傅,修车子。”不一会,老黄应答:“马上就来!”晚上,明亮的路灯照着他瘦弱的身材,他仍然在干。群众修车子在等着,今天的活儿他决不放到明天。
  老黄有一个想法,我是外地人,要与高邮人多交朋友,要融入到高邮人的群体中。夏天,他撑起一个偌大的太阳伞,加上行道树的樟树树冠,可以为自己和顾客遮阳。冬天他用木板、塑料布挡风。老黄还特意在靠墙的地方放几张椅子和一个旧沙发,让来修车的人坐坐,抑或让熟人在这里闲聊。90多岁的丁太太每天上午十点到十二点准时坐在此处,看人来车往,安详自得看风景,她也成了风景。老黄得了癌症神奇地活了十年。别看他瘦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2013年,他老婆又患上了结肠癌,远在海门的亲人有四五人都得了癌症。要是常人就会被病魔击倒,可他们都活得好好的。知情的人前来修车,只须五元钱的却丢个十元。老黄说,你的同情心我领了,但我不能多收。也有个别人将车子交给老黄修,借了老黄为顾客备用的车子骑走了,从此再不出现。老黄很淡定,送来修的车子差,我把它修修好,照骑。除了修车子,近邻、熟人家的床板挂件、衣柜的碰珠、以及自来水龙头坏了,请他去修,立马修好,分文不收。
  老黄不是完人,脾气很“杠”,与邻居也有斗嘴的时候。平心而论,老黄是占道经营,摊子越来越大,这怎行呢?笔者夫妇与老黄相处很好,多次规劝他睦邻和注意市容形象,他也听,说他尽量克制约束自己。城市管理执法部门也曾多次规劝过他,收去一些杂物,后来得知他家情况,就想了个法子,在路旁竖了一块文明城市广告牌,上书“加强城市管理,美化和谐环境”。在这个广告牌后面让老黄放一个铁箱子,内放工具、杂物。老黄对这种人性化管理十分感激,“公家人管得我口服心服,我决不给高邮市容抹黑。”
  老黄夫妇每月养老金四千元。修车时,收入每天少则三四十元,多则八九十元。全家温饱无虞,基本小康;受特殊病种福荫,亦未返贫。他说,与低保人比,我已很满足了;与更好的人家比,就差多了,人的心窝塘没法满。近几年,他的小女儿患上严重眼疾,大女儿支持妹妹,老黄夫妇将小女儿一家三口接到家里吃中、晚饭,以重病之躯呵护晚辈。
  老黄常说,人的良心是没法用秤称的,但你的所作所为,大家眼睛会“称”出个几斤几两。已经爱上高邮的老黄表示,百年之后我就在此长眠。老黄是个抗癌奇人,也是个有独特个性、自知之明的奇人。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