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蒸忆趣
时间:2007-12-3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李娟  查看评论

  年将近,单位里照惯例会发点包子,其实没谁有多大的兴趣,天天吃腻了的!这要在小时候可是个好东西了!
  记得小时候快过年的时候,蒸糕、蒸馒头、磨糯米粉、做粘烧饼是几乎家家都要准备的。而蒸糕和馒头更是全庄上人的一件大事,早早地就约好师傅,选一户有大锅的人家,天还没亮主人就起来了,准备好柴火,烧好开水。师傅一到就忙活开了,热气腾腾,引得我们一帮孩子锅前锅后绕,没少遭大人的呵斥。但是我们不怕,因为知道此刻他们没时间训我们的。
  蒸出的第一笼基本被我们抢光,疯饿了还会悄悄来“偷”,大人都笑骂:一群小馋猫又来了!这一天我们是不用吃饭的,但都撑得肚子疼。
  到了晚上这厨房就成了浴室,放一大木盆,一家老小挨个洗澡,可暖和了。那时候洗澡哪像现在这样方便,要走很远才有个浴室。一个冬天洗上三五回就不错了!所以有这样的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蒸好了这些,第二天我们家就忙着做粘烧饼。不知道从几岁起,我就成了奶奶的得力助手——烧火。别小看这烧火,可是“技术”活,一得听锅上的指挥,该烧的时候烧,该停的时候要停,二呢火要烧的匀,不能盯着锅底烧,那样会把下面烧饼烧焦了的,而边上的却不熟。每年这时候奶奶就一个劲夸我火“技”好,我一激动就主动去做“火头军”了(现在想来我是不是中计了)。可是这小孩子哪有不爱玩,左一锅右一锅的,我有点不耐烦了,忍不住问:“还有多少?没了吧?”总会惹来奶奶的白眼:“话多。”这话是不能说的,奶奶特别忌讳年前年后的不吉利的话,什么老鼠啦、完了、没有什么的都不许说出口的,为这个我们可没少挨她老人家的训斥,呵呵。
  做完了这些,年就越来越近了,我们开始十分热切地盼望年的到来,几个小伙伴常常聚一起畅想年景,但是不断地被大人叫回家,看守晒在外面的这些年货,因为不断有要饭的。一般就给他们拿一两个,平时小气的奶奶这时候却不,还叹他们可怜。还有那时候麻雀喜鹊什么的特别多,你稍不留神它们就飞下来觅食,有时候赶都赶不走,却也捉不住,这让我们心里不知道多烦恼。不过,等到快晒干的时候那发了酵的烧饼就成了我们的美味零食,薄薄的,脆脆的,如果放火稍微烤一下就更香了。回想我们姊妹几个争抢的场面,心里总漾起一股暖暖的感觉。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家做这些了,因为什么时候想吃都能买到。再说这些东西远没那时候的香,是我们的食口变了吧。城里、乡下,人们平时该干什么干什么,根本没有那热腾腾香喷喷的年味了。和妈妈说起这事,妈妈说:“现在人啊天天过年,吃的、喝的、穿的、住的哪样不比那时候强!”
  是啊,也许那淡了的年味正是我们渐渐富裕了的生活。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