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鞋
时间:2017-12-25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潘宏斌  查看评论

 

  在皮鞋、运动鞋大行天下的年代,我却在家里的鞋柜里、单位的宿舍里始终留着母亲亲手缝制的布鞋。我孩提时代最初的记忆就是,寒冬腊月搂着母亲暖和的大腿,听着母亲纳鞋底的滋滋声,美美地进入梦乡。
  母亲心灵手巧,做鞋在我们生产队是一流的。春节前,总有左邻右舍的奶奶、大妈们来我家,以换工做农活、帮家务的形式,请我母亲剪鞋样、缝鞋帮、修鞋面等。大年初一我们兄妹三人,穿着母亲给我们量脚定做的新鞋去拜年,总有许多人啧啧称赞,那时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30年前我到乡政府上班时,因为父亲英年早逝,家里穷,母亲只给我10元钱当菜金,同时起早贪黑赶制了两双布鞋。时至今日我仍记忆犹新。到政府上班后,绝大多数干部,或者来政府有事的人,都是穿着皮鞋。我觉得他们很体面。之后,又流行耐克鞋。在虚荣心的驱使下,我从几个月的工资中省出钱来,咬咬牙也买了皮鞋、耐克鞋,并爱惜得要命。然而一两年穿下来,我的双脚“水土不服”,成了“香港脚”,奇痒无比。实在没办法时,把母亲给我的布鞋拿出来,穿上两三天,脚气病就好多了,甚至就不痒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心理上的成熟,我已不再盲目跟风,受虚荣心的左右了。现在基本上是上班穿皮鞋,下班后穿布鞋,旅行时穿运动鞋,所以母亲做的布鞋一直跟着我,不离不弃。
  虽然在职场我还算蛮幸运的,但也有许多不愉快的事情、不平衡的想法。这时候我就想到母亲送我的布鞋,它朴实无华,以平实、透气的质地,好像一直在暗示我,做人应该低调务实。布鞋尚能如此,我咋就浮躁不安呢?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