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骑自行车
时间:2017-12-25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薛勇  查看评论

  说起自行车,我可是地道的“老司机”了,12岁那年学会骑,至目前,自行车仍是我的主要交通工具。
  1976年,我12岁,当时庄上仅有一户人家有自行车,自行车是实实在在的奢侈品。我家没有自行车,但是父亲在县邮电局从事电报投递工作,他下班后会把自行车骑回家。大我6岁的表哥想学骑自行车,他家里又没有,就打起了我父亲送电报用的自行车的主意。每当父亲下班到家,表哥就来找我,让我把自行车推出去学骑。当然,他学骑的过程中,也会经常在车后面扶着车让我学骑,不然,下次我不理他,他也就没有自行车骑了。我个子小,自行车又是28吋的直杠,坐在坐垫上肯定骑不了,那就“掏螃蟹”:左脚踩在左边脚踏上,右脚从直杠下面伸过去踩在右边脚踏上。这样的姿势无法踩出一圈,只能左脚踩下去半圈,然后右脚回踩半圈,左脚再踩半圈驱动自行车向前,很吃力。不久,我学会了“掏螃蟹”骑自行车,留在身上的印记是两条腿上全是摔的青斑,好在当时农村都是土路,除了腿上青斑之外,人、自行车都没有大的损坏。
  那年夏天,另一个表哥动员我跟他骑自行车到城东公社(现在的高邮镇政府所在地)去玩。烈日下,我就“掏螃蟹”跟在他自行车后面,接近20公里的路程把我累得半死。那是我第一次骑自行车出门。
  1981年,我到距家大约10公里外的一沟邮电所上班,从此,便离不开自行车了。1983年,父亲给我买了一辆飞翔牌自行车,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
  到了1995年的时候,我在自行车的大杠上装了一只小椅子,每到周末或者节假日,带着女儿在街上逛逛,或者带她到乡下老家玩玩,沿路慢悠悠地骑着车,看着路边的野草、野花和鸟儿,与女儿说着话,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再后来,女儿上小学了,我每天骑着28吋自行车接送她。虽然学校离家有3公里的路程,但是并不觉得有一丁点的累。上下学高峰时,接送孩子的自行车一辆紧挨着一辆,但我这个“老司机”轻松驾驭。
  女儿上初中时,市场上出现了电瓶车,家里便买了一辆电瓶车让她自己骑车上下学了。我仍然骑自行车上下班。
  女儿上大学后,家里多出了电瓶车,夫人要我骑电瓶车。同事也说,街上10个骑车的,估计有9个骑的是电瓶车,只有你一个骑自行车的。后来我留意了一下,还真是差不多。但我还是认为没有必要,仍然骑自行车。
  如今,高邮这个小城也是车(汽车)满为患了,特别是下雨天,我穿着雨衣,骑着自行车穿行在非机动车道上,甚至人行道上,看着机动车道上并排着的小汽车像蜗牛一样爬行,尽管我到单位之后可能裤子、鞋子都湿了,但还是觉得:自行车多方便啊,堵在路上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随着年龄的增长,骑自行车远行会有点吃力了,但是日常上下班、在城区办事,我会坚持骑自行车,我要用行动为家乡的蓝天碧水、为我国履行《巴黎协定》、为实现碳排放减排目标尽个人的微薄之力。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