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供腊梅
时间:2018-2-12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朱桂明  查看评论

 

  阳台西边放着一盆腊梅,早在冬月就开了。开到现在,已快开结束。尽管只剩几朵花,但还是香气扑鼻。太阳出来了,它们披着霞光,文文静静,羞羞答答,迷你的眼,动你的心。
  这是一棵“素心梅”,黄色的花瓣,白色的花心,是腊梅中的上品。古人称这种腊梅为“素儿”。据《宾朋宴语》记载,宋代王直方父亲家中,有很多侍女。其中,有个叫素儿的,长得最清秀。一天,腊梅盛开,王直方折了一枝送诗友晁无咎。晁赋诗答谢,诗中有“芳菲意浅姿容淡,忆得素儿如此梅”之句,一时成为美谈。从此,“素儿”就成为“素心梅”的别称。只可惜“素儿”在我们这个地方开得早,等不到春节做“清供”。
  春节做清供的,是“狗牙梅”。狗牙梅是腊梅的野生品种,花瓣小而尖,像狗的牙齿,因此得名。狗牙梅开得迟,结束得也晚,春节还有花枝可折。在少花的季节里,它深受人们喜爱。小时候,我们家院子里就有一棵这样的腊梅树。
  院子很大,种了四棵树——桃树、杏树、石榴、腊梅。春天,桃花红,杏花白,院子里蜂飞蝶舞,热热闹闹。从初夏到深秋,石榴活得最滋润:火一样的花,次第开;火一样的果,次第挂。
  冬季,万物萧条。桃树、杏树、石榴,全都秃了。这时候,腊梅却来了劲。你看吧,那老干新枝,抗拒着严寒,毫不畏缩。那泛黄的花骨朵,一天一个样,越来越大、越来越明。到了“腊月心”,那越来越大、越来越明的黄色的花骨朵突然激情四射,开了。淡黄的外瓣,紫红的内瓣,把个冬日的院子渲染得生机勃勃。这时候,花开得不多,院内闻不到香气;而院外,却时有香气逸出。行人闻到,自言自语,“腊梅开了,快过年了!”
  是的,快过年了。狗牙梅起劲地开,满树的花。三十晚上,一早起来,天阴沉沉的,像要下雪。果然,刚吃好中饭,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不一会儿,地白了,房顶白了,桃树杏树石榴全白了。狗牙梅也白了,远望白里簇簇黄,黄中点点紫红。都说“狗牙梅”野生,不如“素心梅”颜色纯正。我看不然,没了这“黄中点点紫红”,冬日雪天就没了灵性。
  雪花漫舞着,忽闪忽闪,整个院子迷迷蒙蒙,就像仙境,实在美!不仅美,片片雪花,还给你带来了阵阵狗牙梅的香——我们称之为“美人香”。“狗牙梅”很有个性,平常日子,它的香是淡的;可一到下雪,它的香就变浓了,浓得沁人肺腑。看来,它也恋雪。
  两个姐姐坐不住了,带着我,冒雪折腊梅。每年都这样,三十晚上折几枝腊梅,插在花瓶里,放在客厅做清供。两个姐姐之所以坐不住,那是因为很少遇到雪中折腊梅——这是一件令每个孩子都十分向往、着迷的事情。
  折腊梅,有讲究。要挑那种只开一两朵、其余则含苞待放的树枝折,用以做清供,花期长。这样的树枝,手够得着的,平时已经折光。此时要折,须到高处寻。两个姐姐不会爬树,因此她们每次折腊梅都得带着我。
  我像个小猴子,双手吊住杈干,双脚蹬着主干,三下两下,上去了。我站在树丫中间,很得意,望着两个姐姐笑。当然,我也很听话,她们选中哪根枝,我就折哪根枝。她们有时叫我折长枝,有时又叫我折短枝,不知为什么。时间不长,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头发和身上全白了。
  回到屋,我们赶紧用干毛巾掸去雪。两个姐姐忙着插枝,刚才是我显本事,现在是她们露才华。青瓷瓶,上面有红色的花纹。腊梅树枝,褐色;花朵,外面淡黄里面紫红。青红褐黄紫交相辉映,漂亮!再看那形态,长枝短枝,有的竖立,有的横卧,错落有致,好看!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长枝短枝都要折的道理。此时,客厅里香气弥漫,走到哪里都挥之不去。我去房间找鞋换脚,那香气反而更浓了。奇怪,房间里并没有放清供,香气从哪来?坐在床边换鞋,一股香气从袖口直冲鼻子——哦,原来是自己身上的。
  半个多世纪以前的往事,竟如此清晰。走,去花木市场,那里时有“狗牙梅”卖……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