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跑漫记
时间:2018-2-26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淖柳  查看评论

 

  晨,4点20分。手机每天准时闹铃,把我叫醒。起床、烧水,如厕、洗漱;为稀释血液,喝上两杯水;为不让胃瓤空转,吃上一只小面包。穿衣戴帽,开门出发,5点我的身体进入了“健跑模式”。在高邮,我跑的多是市民广场、文化广场、珠光大道,偶尔也跑跑大运河堤;在南京,以秦淮河江宁段河堤为主,有时稍许扩展一下。
  大地还在睡回笼觉。我迈进黑夜里,从看见树影,到感觉树杈,再到看清树叶,天慢慢亮了。我和早起的人们一道,把天地摇醒了。
  无论刮风下雨、天寒地冻,健跑中总看到,戴着帽灯的送奶工,从夜里1点不到,就一个个小区、一幢幢楼宇分送牛奶了。他们必须在孩子上学的7点之前,把所有牛奶送完。一个送奶工最多的要送300多户,少的也得送上百户,每瓶奶的劳务费,也就6角左右。听到他们急促上下楼梯的声音,我总感到,牛奶好像是从他们身上挤出来的。
  清晨5点左右,年纪不轻的清洁工们出场了。他们一帚帚扫过去,一桶桶(道旁的垃圾桶)倒出来,一车车运出去。一大早,空心饿肚,干着又累又脏的活。每次从他们身旁经过,我都从心里送上问候与祝福。
  我跑得身上有些微汗,大约6000步下来了。所有的早餐店都营业了,烧饼、包子、面条、豆浆、稀饭,一应俱全。6点之前,有些高中生到面店用餐,半小时之后是部分初中生,接着是小学生,一拨拨进出,把四面八方的面店弄得热气腾腾。他们一碗面一个蛋,三下五除二就下去了,骑上电瓶车就一阵风地飞走了。
  晨练大舞台上,我看风景,风景也看我。一个雨后的清晨,我在陆宇中央郡小区健跑。突然间,发现在距我不到三米的樟树下,有一只类似灰喜雀的长尾巴鸟,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我也停下脚步望着它,人鸟对视三五秒,只见它双爪踩着扭曲的蚯蚓,做好振翅欲飞的准备。我退却了,还是不惊动鸟的美餐。
  早锻晚练的人流中,有的单兵,有的全家,也有的成组结队。有人一身白,也有的身着或红、或黑、或蓝、或黄。有的跑起来,有板有眼,悠悠向前;有的疾跑如飞、大汗淋漓,领先再领先。有的别着录放机,放着京剧、扬剧、红色歌曲或流行音乐什么的,边跑边回放着别样的记忆。偶尔还有学步的双胞胎,跑着闹着:“妈妈抱——妈妈抱——”妈妈嬉笑着在前面领走。在秦淮河堤上,还时常看到一位黄衣银发老人,走着走着,来一段京剧,那真是声响气盛韵足,与专业水平不相上下;跑着跑着,他还冷不防来几个后空翻,身手了得,赢来一路注目和点赞。我估摸,老人可能是退休的体育教师。有他这般点缀,河堤更加富有生命的质感。还有的推着或自己摇着轮椅,迎着朝阳,沐着晨风,款款而行,留下一路温馨与自信。
  健跑途中,跑一处有一处特色,走一段是一段风景。时常在堤的出入口处看到招领启事,有招领衣服、鞋帽、手套、钥匙、钱包等,还有招领宠物的。在齐眉的树枝上,有时还挂有捡到的钥匙、鞋帽等,让丢失者自取。看到这些无言的物件,我心生感动,为他人着想有多好,举手之劳的爱有多珍贵,世上还是好人多。
  特殊情况除外,我每天早晚健跑的量相加,都在一万二千步以上。三年来,我的腰围、血压和尿酸下来了,失眠逃跑了,腰椎疼痛好多了,精力和体能也增强了。据悉:健跑所分泌的多巴胺、内啡肽,是给人带来快乐的激素。我健跑着,分泌着,快乐着;我健跑着,欣赏着,分享着。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