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磐的元宵
时间:2018-3-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周游  查看评论

 

  元宵将至,我又想起了“明曲之冠”王磐。
  王磐(1470—1530年),江苏高邮人,字鸿渐。明代散曲作家、画家,亦通医学。他自幼博览群书,工诗能画,不应科举,不事权贵,家于城西,有楼三楹,常与文人墨客谈咏其间,故号西楼。著有《王西楼乐府》《西楼律诗》和《野菜谱》。
  读《王西楼乐府》,发觉王磐对元宵节情有独钟。王磐传世的散曲小令,带过曲和套数共七十四首,而写元宵的就有四首,小令【双调·沉醉东风】《元宵即事》、小令【双调·蟾宫】《元宵》、套数【南吕·一枝花】《元宵》和《闰元宵》,尤其【南吕·一枝花】《元宵》套曲最佳,活灵活现地描绘了高邮当时闹元宵佳节的盛况,也烘托出高邮自古繁华富庶:
  【一枝花】四周玛瑙城;五色琉璃洞;千寻云母塔;万座水晶宫。锦绣重重。影晃的乾坤动;光摇的世界红。半空中火树花开;平地上金莲瓣涌。
  【梁州】活泼泼金鳌出海;舞飘飘彩凤腾空。更有那天时地利相扶从。千门璧月;万户香风;六街迓鼓;九陌歌钟。喜人间和气融融;报天边好事匆匆。彩楼中词括尽万古风流;画桥边谜打破千人懵懂;碧天边灯照彻四海玲珑。花容、月容,灯光月色相调弄。车马迎,笙歌颂,端的是彻夜连宵兴不穷,管什么漏尽铜龙。
  【尾声】这壁厢赞吾皇圣德诗三颂;那壁厢宽百姓差徭诏一封。这的是盛世良宵景堪重。喜上元节逢,爱千金夜永,但愿的岁岁年年荷天宠。
  王磐写这首套曲时,明朝方兴未艾,所以就有了高邮空前闹花灯的场面。【一枝花】和【梁州】两段都是写高邮元宵灯市盛况,作者极力铺陈,语言俏皮,虽然夸张,但是属实,而且曲韵浓厚。【尾声】歌颂皇帝“圣德”的同时,也表达了作者的祝愿。
  据明代蒋一葵《尧山堂外纪》记载:“是时高邮元宵最盛,好事者多携佳灯美酒即西楼为乐,公制新词,令众歌之。”《闰元宵》也是那个时期的作品,更是极力渲染歌舞升平的胜概:
  【一枝花】重开不夜天,再造长春境。复游三市月,又看六街灯,连贺升平。闰月今番盛,元宵两度晴。锦模糊,世界重修;光灿烂,乾坤又整。
  【梁州】沧海上六鳌飞,层层出现;碧天边,双凤辇,往往巡行。喜新年更遇新时令,猜空诗谜,踏遍歌声。醉翻豪侠,走困娉婷。饮不竭春酒绳绳,扮不了社火层层。平添上,锦重重五百座琥珀歌楼;再涌出,红灼灼三千珊瑚宝井;又碾开,紫巍巍千里玛瑙长城。前正后正,一年两度元宵盛。酒有情,诗添兴,催逼得雪月风花不暂停,运转丰亨。
  【尾声】那元宵盛,张灯燎断银河影。这元宵连迓鼓敲残玉漏声,更倩取天上人间两重欢庆。喜天清地宁,爱风清月明。这的是太平年,夜夜元宵四时景。
  王磐紧紧抓住“闰”字做文章,开头就用“重开”“再造”“复游”“又看”一个连璧对四句来凸现,接着就是“连贺”“闰月”和“两度”扣住“闰”字。【梁州】“猜空诗谜,踏遍歌声。醉翻豪侠,走困娉婷”,可见“喜新年更遇新时令”喜乐情景。【尾声】不再歌颂皇帝,只有作者的愿景。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由于刘瑾擅权和严嵩、严世蕃父子专政,加之连年旱灾、水灾、蝗灾不断,百姓饥寒交迫,谁还有心思去闹什么元宵,赏什么花灯呢?王磐自然难见往昔灯市的辉煌。【双调·蟾宫】《元宵》可见其心情:
  听元宵,往岁喧哗,歌也千家,舞也千家。听元宵,今岁嗟呀,愁也千家,怨也千家。那里有闹红尘香车宝马?祗不过送黄昏古木寒鸦。诗也消乏,酒也消乏,冷落了春风,憔悴了梅花。
  这首散曲小令描写了往年元宵节的热闹、欢乐气氛,同时又写了眼下元宵的冷清和百姓的愁怨。“今岁”“往岁”对比,反映出明朝日渐衰败,百姓生活每况愈下的情形,尤其“听元宵今岁嗟呀,愁也千家, 怨也千家”,表达了他对官府的残酷统治的愤懑之情。
  每逢佳节倍思亲,友情同样表现得更强烈。王磐还有一首【双调·沉醉东风】《元宵即事》:
  鸳帐冷梅花梦悄,鸭炉寒柏子香销。春来时病友覆,人去也愁颠倒,遇良宵转觉无聊。喜的是雨横风狂雪又飘,齐打诨把元宵过了。
  这首小令表达了他对刚刚病故的友人的哀悼之情,好在这个元宵节风、雨、雪交加,可以随随便便打发,不然就会更加思念亡友。王磐借元宵节为话题来抒发人生的感慨,既有人生短暂的伤感,又有人生无常的哀怨。
  检阅《西楼律诗》,发现王磐也用诗写元宵,譬如《元宵漫兴》:
  天风吹散赤城霞,散落人间作九华。
  夹路星球留去马,烧空火树乱归鸦。
  笙歌醉月家家酒,帘幕窥春处处花。
  一派云韶天外迥,不知仙驭过谁家。
  这首七律与套数【南吕·一枝花】《元宵》和《闰元宵》是同时期作品,可谓当年高邮元宵盛况的写照,一联一态,喻物传神,惟妙惟肖,引人入胜。
  嘉靖初年(1522年),素以“文坛领袖”自居,惯于挟制上官、欺压同僚的李梦阳因病到京口(今江苏镇江)寻医问药,正值元宵节,顺便拜访兵部尚书、左都御史杨一清,适逢王磐也在杨府,竟然傲不为礼。席间,王磐短衣下坐,口占《老人灯》云:
  形骸憔悴不堪描,还自心头火未消。
  自分不知年老大,也随儿女闹元霄。
  这首《老人灯》讽刺了李梦阳自高自大,作威作福。李梦阳心知其嘲,甚是尴尬。
  王磐一生最爱元宵。蒋一葵说:“至公(王磐)老年虽减曩心,而少年好事者犹然。公诗有云:‘是谁东道遗灯火,为我西楼破寂寥。’又云:‘年光已属诸年少,四座春风按六么。’后经荒岁苛政,闾阊凋敝,良宵遂索然矣。及公谢世,愈不复睹盛事。”(《尧山堂外纪》)嘉靖十九年(1540年)元宵节,其婿张綖作《元宵有怀》诗:
  年征岁役万民凋,太守风流兴尽消。
  火树星球俱寂寞,惟余明月作元宵。
  “太守”一词明代专指知府、知州。张綖时任光州(今河南潢川)知州,显然“太守”是其自谓。继而又作六言《怀西楼》诗:
  一自此翁去后,人心无复风流。
  灯火楼中夜话,莺花寺里春游。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