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血
时间:2018-3-5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赵科  查看评论

 

  窗外的雪还在尽情地下着,茫茫夜色显得明亮了许多,映照着厨房的咸排骨火锅。
  “爸,你献过多少血了?”上大二的儿子端起盛满红酒的玻璃杯。
  “什么意思?你献了多少?”我反问道。
  “这学期我原本献400cc,结果……”
  “停,我帮你说。”我打断儿子的话。
  “你打算献400cc,结果只献了300cc。因为实在吃不消。”我笑道。
  “是的,当时医生看我脸色苍白,汗直流,吓得拔针了。”儿子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第一次也这样吗?”儿子好奇地问道。
  “对!比你还惨!”
  十几年前的夏天,我调至城区的一所小学教书。城区学校组织教师献血,每人根据自身情况而定,可以献200cc,也可献300cc。几乎是男教师300cc,女教师200cc。
  那天我们早早地到了医院,没有吃一点东西,只喝了点水。排队、验血,医生们井然有序地忙碌着。看着大家献完血还神态自然的样子,我紧张的心情不禁放松下来。临到我时,扎针,抽血,一切正常。我看见与我一起抽血的已经走了,心情不禁焦急起来,看着血袋,还没有饱和。血缓缓地流着,感觉时间特别漫长,还没献到200cc时,感到喉咙干燥,汗直流,眼冒金星,气直喘……医生一看,只好作罢。
  我刚想站起来,两位在初中教学的老同学看见我,立马上前,毫不犹豫地把我抬上隔壁的病床。更夸张的是一位同学喂我牛奶,把我脸上、身上搞得一塌糊涂;一位说我昏过去了。大家一起涌到我床前,问这问那。众目睽睽之下,我只好闭上眼睛,安心地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中午,两位同学见我没事,也就放心地走了。由于睡觉时针眼处没按紧,血渗出来,衣袖有一片红了。只好卷起袖口,在回家途中买了一件衣服。
  “那两位同学是谁?我认识吗?”儿子轻声地问道。
  “你认识,你的两位老师。”
  “噢,明白了,一定是吴老师、路老师。难怪你们现在还常在一起钓鱼、喝酒。”
  “不能这样说,你上大学不是吴老师开车送的?同学间应好好相处……”
  “听说赵叔带领你和李叔打太极拳了,打得怎么样?”
  “马马虎虎,待会儿打给你看。”
  “干杯!”
  阳台上,雪依旧下着,伴随太极二十四式的音乐想起,我打起太极……
  天地一片澄净。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