罱泥
时间:2018-3-5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王为江  查看评论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在里下河地区,每年秋收秋种结束后,农村的重点农活便是组织劳力大积大造自然肥料,罱泥塘草粪。即使有县级以上兴修水利工程任务(人们俗称挑大型) ,村、组(生产大队、生产队)干部也首先会考虑把罱泥能手留足,保证生产队的每条农船每天都有人罱泥。
  在河里罱泥,不知是哪个朝代哪位先祖发明创造出来的,尤其在我们里下河水网地区,河汊纵横,沟塘密布,解放前曾经是洪水走廊,梅雨季节又有岸上的浮土冲入水中,淤泥丰厚。水下有每年生长的水草、鱼类等生物腐烂的沉积物和淤泥融合在一起,肥力充沛,是高效的有机肥料。以往种田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叫: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在没有化学肥料的年代里,河泥是个宝,种田少不了,灰星子(草木灰、猪脚灰) ,粪点子(人粪、畜粪、禽粪),水下河泥打底子。因此在河里罱泥,它的作用不可小视,可谓是一举三得:一是罱上来的河泥可以做庄稼的肥料;二是清淤疏通河道;三是去污环保净化水质,它给美丽富饶的水乡维持着河与田的生态平衡。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我们这里曾是一年一熟生长水稻的水田,那时把河泥罱上来戽到水田顶头泥坞口,经短期沉淀后,再由人工用小船把河泥装运到水田中均匀散开,人们称为推河泥。水田改旱田之后(人们简称沤改旱),一年两茬庄稼,都要为稻、麦丰收备足基肥,河泥不再是单一的肥料,人们开始改革创新,将河泥罱上来,戽到一口人工挖好的泥塘内和稻草、其它杂草拌匀混合在一起,让它自然发酵腐烂,人们称之为塘草粪,过上一段时间,还要把在泥塘内的草粪清理出来,加点绿肥草、青草和少量的磷肥,重新拌匀再回泥塘,让它继续发酵腐烂,增加肥效,待耕种季节把它挑到田里作为基肥。另外在每年的冬季,为了保证三麦壮苗越冬,还要突击一段时间罱河泥挑泥浆,加点化肥和泥浆混合泼在二叶一心的三麦幼苗上,以此为三麦追肥、雍根、保湿,犹如为嫩绿麦苗盖上了一层棉被。因此在广大农村,罱泥这项农活,除非烈日炎炎夏季短暂停顿之外,其余时间在乡村的大河小沟总会看到罱泥师傅舞弄罱篙的身影,即使是数九寒冬河里结冰,为了完成积肥任务,罱泥这项农活也不会停息,有时还要破冰“抹鳗鱼篙子”罱泥(罱泥篙子出水就冻)。
  要想成为一名罱泥能手,必须先学会制作或修理罱泥工具的技能。首先选好罱篙,毛竹店有熏烤好的罱篙,也有买毛篙回来自已熏烤,将毛篙根部弯成秤钩形状,每根罱篙长度4点5米左右,两根为一副,用”8” 字形的铁罱镐将其固定而且能转动成剪刀形。再把穿好上罱舌、下罱舌的罱钯子固定在罱篙的底端,在罱镐处扣上罱头,把罱衣系在上下罱舌上,这便是一副罱泥工具——罱子。
  过去在生产队会罱泥的师傅是头等劳力,拿高工分的人,他既要花大力气,更要讲究技术巧干。一条罱泥船上两个人,一般是男女搭配,男人罱泥,女人撑船,船罱满了撑到泥坞口带好桩,两人一字一板很有节奏地用戽锨将河泥哒、哒、哒地戽上岸。随着人的重心左右摇摆,泥船悠悠晃动,激起浪波哗、哗、哗地拍打着圩岸,汇集成一首动听的丰收乐曲。
  罱泥人家不愁没小菜吃,螺蛳、河蚌还有鱼虾绰绰有余,有时还会罱到黑鱼、甲鱼,卖了可以赚点抽烟零花钱。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工业化、城镇化迅速发展,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多已外出经商务工,在家种田的几乎是些老年人,肥田都用化肥了,在河里罱泥这一道水乡独特的风景线不见了踪影。罱河泥的农船已停泊靠岸做码头,罱河泥的罱子已收藏进农耕博物馆,罱河泥垩庄稼的时代已经成了历史。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