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王
时间:2018-3-5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朱玲  查看评论

 

  这两天单位的门卫又换人了,现在的门卫包给物业公司,原来的门卫小卢有些不情愿离开。他说,这儿的条件比家里好。他家住农村,城里没有房,他就吃住在值班室。值班室里有空调和彩电,夏天不热,冬天不冷,坐在值班室内边看电视边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注意进出的人员。中午在食堂吃工作餐,早晚用电饭煲煮些营养粥,每个月除了保险外还净落2200元工资,小卢很满足,现在忽然让他搬家,他自然颇感不快。但是小卢还是挺配合地和新来的人办理交接。
  我来这个单位三十五年了,这许多年不知换了多少门卫。眼看着门卫的工作条件和个人收入在逐年好转。我不禁想到了单位的第一任门卫老王。
  那时候老王的工资是每月二十元。没有专门的值班室,就将一个靠大门的办公室权当值班室。这个办公室的南面是四扇玻璃排门,东面还有两扇玻璃门,夏天还好,冬天漏风严重。每到冬天,老王就用旧报纸将门缝一一糊起来。老王就吃住在这个值班室里,那时候可没有电饭煲微波炉什么的,他用的是一个柴油炉做饭烧水,做饭的时候,他划亮火柴点燃引子,然后用引子很艰难地引燃一根根炉芯。他的屋里整天荡漾着一股浓烈的柴油味。
  老王每天早上天一亮就起床,把办公室的走廊扫得干干净净,桌椅擦得纤尘不染,去门外的茶炉子将局长室的茶水打好。老王做得很认真很仔细,生怕落下一粒灰尘。做完这一切,大家陆陆续续来上班了。
  老王就开始扫院子,院子可真大啊,院子里有单位员工及家属居住,有些人家还在院子里养鸡。鸡是散养,鸡扒拉的菜叶子萝卜皮随处可见,拉的屎到处都是,一天下来垃圾成堆。老王脱去外套,用一把大扫帚使劲地扫,不落下一个角落。两个小时的劳动,院子扫得清洁规整。
  大约九点半的时候,老王开始吃早饭。老王的早饭是开水泡饭佐以咸菜萝卜干。有一次我看他的早餐桌上多了一只碗,碗底盛着一小块血红色的玫瑰腐乳。我说,老王今天吃腐乳啊。老王笑着说,忙了这大半天,也该享受享受了。在老王的眼里,吃一块腐乳就是享受生活。
  吃过早饭,老王开始刷锅碗。锅碗刷好后,若是晴天就放在太阳下晒一晒。然后从值班室里搬出一只木头盆,里面是头天晚上泡好的换洗衣服。老王将木头盆放在大门北边的走廊下,坐在那儿慢慢地搓洗,几件衣服能搓上一个多小时,白色的棉毛衫领口袖口洗得雪白。老王是个考究人,他不能容忍自己的衣服有半点污垢,就如同不能容忍他打扫过的办公室有半点灰尘。他的内衣三天就换一次,外衣也就十天左右,不脏也换下来洗。要知道那时候的人一两个月洗一次澡、换一次衣是常有的事。
  午饭是昨天的,热一热就行。他做一次饭得吃三四天。下午就搬张凳子坐门边,眼睛时刻瞄着大门,发现有可疑人他就上前盘问。他喉咙大,说话冲,吓走了不少人,一些借拾荒之名到机关单位顺手牵羊拿东西的人都被他挡在门外。也许是他喊习惯了,那天,有个新分配来工作的中专生来局里报到,在门口被老王左盘右问,竟被他的大喉咙吓哭了。
  局里的人都说老王挺难处的。有人将局里的破椅子、旧茶杯拿回家,走到大门,被老王毫不留情地拦下。谁要是自来水龙头开得大大的,他走上前去帮着拧小一点,弄得人十分尴尬。
  其实我觉得老王人很善良。老王是高邮城上人,下放到农村,就在当地结婚生子。后来不知怎么地在我们单位做起了门卫,一年到头困在单位里,每年他的妻子来探望他两次。一次是夏天,带着个七八岁的孙子来住上一段时日,给老王赶蚊子。一次是冬腊月农闲时,给老王捂捂脚。
  有一次,我在单位加班,突然停电了,整个世界漆黑一片,我十分恐惧。这时,我听到楼梯处有脚步声,老王的声音,小朱,不要怕,我们在这里。在那一刻,老王的声音是那么地慈祥、那么地温暖,一股热流霎时传遍了我全身。我看见一团光明由远及近慢慢向我移来,老王捧着一支燃烧的蜡烛和他的妻子站在我面前,在蜡光的辉映下,他们是那么地圣洁。老王说,小朱,别怕,让我老太婆陪你。说着他将蜡烛放在桌子上,走了。他妻子则坐在我旁边,拿出一只鞋底纳着,一直到我离开办公室。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若是老王还健在的话,算起来该有九十岁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