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8-3-8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居述明  查看评论

 

  人活着,总有些期许。等一个人,等一个过程,或等待花开。

  花开让人欢喜。“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这是沈从文在小说《雨后》中写下的第一句话。四狗等到了她,“黑色的皮肤,红红的嘴,大大的眼睛与长长的眉毛。”那份质朴而原始的爱,开了花,结了果。沈先生作这篇小说的后一年,1929年,受胡适之邀任教于中国公学,遇到同样皮肤黑黑的聪明美丽的张兆和,三年的追求,自称“乡下人”的他品尝到了那杯甜酒,等到了他的“三三”。

  也不是所有的花都会开。《庄子盗跖》有一则尾生抱柱的小故事:“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故事当然不是让后人学尾生那样抱柱淹死,或是抱着电线杆冻死。文人素有文以载道的传统,这里面更多是含有”人无信不立”的教化。不过,如此的执着,倒是可以让人发点感慨呢。

  同样是等,结果不同。

  数年前,母亲做手术,我在手术室门口等。前两日,朋友做小手术,我也在同样的地方等。等待厚而冷的门缓缓移开,告诉我“一切顺利”。 这样的等待有点煎熬,我虽不希望有,但人食五谷杂粮,怕也难免吧。

  也有怕的,荒诞剧《等待戈多》中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季米尔等待的戈多,今天没来,第二天也没来。观众不知道戈多是什么,问作者贝克特,答:我要是知道,早在剧中说出来了。有人说戈多的本性就是他不会来,他只是个虚无且无望的幻影,活在糟糕而无聊的现实中的人们,就在荒唐可笑的等待中,消耗着自己的生命。是不是有种叫人后背发凉的悲观?

  那,是不是可以不等?不贪、不嗔、不痴,心似菩提,我们常人做不到。既然活着,看来还得等,当然,最好是等待花开。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