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定煜山水画精品
时间:2007-10-15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王 浩  查看评论

龚定煜,江苏高邮人,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高邮市政协书画会会长,中国美协敦煌创作中心创作委员。近年来,致力于中国山水画的创作与研究。近百幅作品参加国家、省级以上展览。1996年被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美术馆提名参加《十人青年画展》。在南京、扬州、淮安等地举办《龚定煜画展》;2004年出版《龚定煜画集》;国画作品入选《第四届全国教师书画展》(金奖);《全国名家中国画小品展》;《盛世国风2004中国画年展》(一等奖);《第五届全国山水画展》(创新奖)。

地址:江苏省高邮市宋庄路四巷29号
电话:0514-4663029 4620259
邮编:225600
E-mail:[email protected]

 

能事不受相迫促  王宰始肯留真迹

文/ 王 浩

    叶兆言有一次说到饮食,以为南京不如扬州,扬州不如高邮,这样的感受,我以为是真实的,发自肺腑的。当城市的喧嚣繁杂在饮食中表现出来,饮食的意义发生了质的改变,本质的乐趣仅仅成为社交的平台,这是多么的悲怅少趣。
    我在高邮也吃过一顿好饭,满座饱学之士,谦逊,古板,多礼,让我觉得回到几百年前,参加着士大夫们简朴而惬意的家宴。菜肴的滋味并不鲜美过人,然而是淳厚的,耐得咀嚼的,这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古法,具备这个时代久违了的细腻心情。席上有一味酱水鸟,我搞不明白是怎样的东西,朋友笑着说,是桃花缀。我激动起来,原来是桃花缀,是汪曾祺先生多次说及的故乡的水鸟。
    曾祺先生对家乡的感情很深,我看过他写给家乡人的好多字,都写得酣畅淋漓,辞章又是确定的直指内心。在具备故乡和精神家园双重意义的高邮,老人家真像他笔下的余大房,最细微处的精神饱满地被触动着。
    他给龚定煜写的是“五日画一山,十日画一水,能事不受相迫促,王宰始肯留真迹。”当我开始为定煜写这篇文章,想起的是两段文字,一是许伟忠的《龚定煜的“派”》,文字中有一位灵动的生活中的画家。另外一段,就是曾祺先生的题诗,在我看来,已经确切地概括出定煜山水的优势与意义。
    定煜的山水,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从容。在我的印象中,古人的绘画大抵是从容的,便是八大如此的长歌当哭,情怀激越,但那份从容,却还在那里明明白白搁着,从容是一种心境,具体来说,我想是既置其中,又出乎其外这样饱孕激情又冷静理性的本真气质。也就是说,画家站在绘画之上,既模糊又清晰地知道自己确定的方向。如此,画面才是细腻的,和谐的,具备了闲庭信步的从容气质。所以我们看很多画面,最深刻的印象可以是色彩的鲜明,可以是笔法的劲健,可以是构图的奇崛。但是定煜的山水,我们所见首先是一种气氛,“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这样的悠长舒缓在绵长的笔墨中表达出来,正像我所激赏的高邮菜——并不鲜美过人,然而淳厚,耐得咀嚼。在我看来,这是一名艺术家安于一隅,十年孤灯,老天给予的郑重奖励。
    定煜早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如果我的记忆没错,当年傅抱石先生正在此地担任首席教授,名师之光辉,固然是指路明灯,但后来者,也易为明师笼罩不可自立。定煜回归故乡,从某种角度说,也许倒是幸事,读他的画,虽然暴风骤雨,云水氤氲,颇具金陵画派的磅礴气派,不过绵长而有韧性的线条含蓄而坚定的在画面中游走,暗示着别样的精神存在,这是流水的气质,是高邮这样的水乡给予画家的独特遗产。他背靠这样的河流湖泊,便可以一种自信平等的心态直面外在的万事万物,光怪陆离。因为他知晓,脚踏的这块走出秦少游,王念孙,王引之,汪曾祺的土地是值得信赖的。在所谓的一体化的格局中,在疑和信的摇曳中,宝贵而坚强的信念比金子更加的耀眼呢!
    画面的妥帖安详正是基于水一样的胸怀,“水善利万物而不净。”这样的画面是包容性的,多重元素了无痕迹的融会起来,却显得如此的安和,也许就是我说的:“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的气氛吧。今天我想在于这种纯净安闲的真实性,表达的是作者流水般的情怀。所有吃惯大城市大餐的人们,忽然品尝到这样的饮食,总当有千万中感慨。因为,这样的从容家宴,实在已经太稀少了。
    不过关于家宴的比喻也许是不恰当的,我在画家的乙酉新作中发现着他的雄心,他所追寻的宏大器局超出了我们的期许,倒是曾祺先生的预见性更加准确:“五日画一山,十日画一水,能事不受相迫促,王宰始肯留真迹。”定煜溯流而上,在一个喧嚣的时代心性却更加的古典,在千万里的行路之后,他的目标如此明确:希望找寻自家笔墨和宋人器局之间的契合点,希望完整走出江淮水乡的柔婉心境,润泽的心境究竟能否表达出磅礴和雄强一定能,因为流水般的情怀。
   取我江淮水,淅沥边塞山,是定煜今天的方向。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