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着意 妙笔生花
时间:2011-6-17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倪越  查看评论

  近日,郭仁忠君欲办展、出书,数度来电,嘱予为文。吾与仁忠尝有一载同窗之缘,毕业分驰,虽少联系,然未尝相忘于滚滚尘俗,仁忠所嘱,吾虽百琐缠身,亦必不辞,乐而为之也。
  仁忠之画一如其人,行事作画,心思缜密,欲追无懈之效,往往寻绎物理之必然,而不肯纵情放意草草逸笔也;所谓宁可伤情,不欲失据也。
  观仁忠习画之路,知其乃措思专一之人,但有所衷,必不肯轻易改辙。中西之途,径取国画;三科之别,独爱花鸟;绚美荒寒,偏追阳光。习画之初,仁忠即自划界阈,自定一格,潜追默守,积之累之,日琢月磨,观者一望而知其谁所作。积久渐变,终不易其本也。仁忠日操琐务,百事萦心,能各不相累,条缕理之,知其于事乃能多而不烦、繁而不累,一心而可百用也。然其于画乃反于此,专务于一,不作旁顾,必求其能精熟自足后,方肯稍作他顾,稍一变之。
  其早岁之画,清疏丰润,不尚虚灵萧率之笔,乃笔笔着意,潜心为之,其时于色彩虽多所措意,然未尝肆为之也。后于写生着意逾深,不肯逸笔寄兴以亏于物理也,必精心安排,条以贯之,写其意而得其理也。近则益取法于西画,结构愈熟而色彩愈烈也,始大胆探求色彩之用于国画之法也,以饱和浓烈之色敷于花卉禽鸟,求其阳光康健之情也,其画面构成亦迥异于昔日之必求通体完整,而多以折枝、丛卉入画,益见勃勃之生机。
  展事在即、画册将成,双喜临门,草成数语以志祝贺。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