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陈景国老师
时间:2017-9-2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汪泰  查看评论

  陈景国老师只比我大几岁,但,他是我的老师,是我的美术老师。

  景国老师做过知青,我也做过。他爱好美术,我也爱好美术。他成了画家,我没成!

  大约在一九七四年,由于爱好美术,我们相遇在县文化馆。当时,县文化馆经常举办美术培训班,集中搞些美术创作,也时有知青带画稿给朱葵老师指点。那天正好有几个人围着朱葵老师看画,听他点评。景国也出示了自己的画,那是一幅八开大小的线描,一组人物,工人与学生围着一组齿轮,画题是《方向不能错》。景国用南京普通话向朱老师解释道:学生到工厂学工,工人师傅向学生说明齿轮是怎样转动的,并告诉学生,齿轮转动的方向不能弄错了,暗喻教育革命的方向不能错。那时,我知道了陈景国。那年,他是高邮师范学校的学生,我是知青。

  后来,他毕业留校当了老师。留校实习期间,他曾给学生上过汉语知识方面的课,由于紧张,满脸通红。当时的学生与老师年龄相仿,比老师大的老三届插队知青大有人在,课中的紧张免不了。当时师生面对面的场景一定有些尴尬,有些滑稽好玩。这些师范二年级学生中,有我后来的爱人。那年,景国先生是她的老师,我还是知青。后来景国老师专教了美术,从此他能够大显身手了。

  一九七八年秋,我考上了高邮师范,离开了插队十年的农村。那时正是抓纲治国、大干快上的年代,高校扩招,高邮师范的普师升为大专,普师教学由各县区的教师进修学校担任,于是我们由高邮师范的校门转跨进高邮教师进修学校的大门。

  当时能够考进中专是不容易的,学生由插队知青、回乡知青、民办教师和初、高中应届毕业生组成,同班同学中年龄跨度也大,还有初二毕业班师生同进一校成为同学的。

  普师教学的工作比较严格,三字一画,音乐美术,生理卫生,一样不少,就是不设英语课。教师进修学校的专业老师不够,音乐、美术、体育,后来还有化学课,均由高邮师范的老师担任。好在两校是地处一条巷的门对门,来去方便,好些课都到师范去上。美术就是景国老师了。我认识他,可他不认识我。我有一点美术基础,他的课,我上得很认真。简单的静物写生,纹样,单独纹样,连续纹样……课上,我的作业总是被景国老师表扬。一次静物素描,同桌吴玉元把我的作业签上他的名交了,我又匆匆重画一幅。景国老师阅后发下来,我这一张作业的分数还是比吴玉元的高。吴玉元笑我说,明明这幅没他那幅好,陈老师是看名字打分。同学们也笑。学习纹样课后,景国老师要求大家创作一幅连续纹样的作业,又出现了几张我的作业,还是我署名的分数高。这大概就是印象分吧。

  师范一年级上学期,音乐、美术两科都要上,下学期就分了音乐、美术两门艺术类的课,任学生自选一门,而音乐鲜有男生。班主任老师动员我选上音乐。我是班干,无奈只好放下美术而上了音乐。后来听得同学说,陈老师在课上问,某人哪去了,怎么不来上美术课呢?就这样,我与景国老师的课失之交臂,实在是件遗憾的事。

  一九八0年毕业,第二年暑假后我进了实小做教师。教了两年六年级语文后,改教六年级数学兼美术、任班主任。班上一学生叫陈新征,美术作业与众不同,其他同学画画是糊差事,而他的作业一枝独秀。我夸他作业画得好。他说我爸爸也画画呢。我忙问是谁。他说在师范做老师,叫陈景国。从此,景国老师儿子的美术作业也有了我给的印象分了,但数学却是不可以打印象分的。陈新征很聪明,小学数学不在话下。真是与景国老师有缘,当年我是他的学生,如今,他儿子又成了我的学生。

  我儿子上小学了,居然也有那么一点喜欢涂鸦的兴致。我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赶忙把他送到工人文化宫办的少儿美术班。送他到学校,一看,居然是景国老师任他的课。我对儿子说,你好福气,陈老师是老爸的老师,你要认真学了。在景国老师的关照下,儿子的兴趣大增,这中间,印象分自然是少不了的。虽然后来儿子终究没有学习美术类,但陈老师们给他的艺术欣赏与审美的眼光,却使他受用至今。景国老师也一直记挂着我儿子的情况,一次遇到我,还特地要去了儿子的博客地址。

  过去了多少年,孩子们都大了,我们都退了休。我上了老年大学的国画班,学校组织参加老年书画协会举办的专家讲座,专家就是景国老师,他还是我的老师。讲座上,他介绍了身为漫画家的父亲给了他的艺术熏陶,介绍他自身的孜孜以求和长期坚守才取得今天的成果。

  景国老师如今是高邮的第一位中国美协会员,是作品丰盛的漫画家。他的作品以小见大,水墨色彩的介入,增强了作品的表现力,丰富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公益题材的运用,拓展丰富了漫画弘扬正能量、歌颂社会进步的功能,也使他的作品成为宣传高邮这座城市的名片。

  景国老师与人为善,以和为贵。天山实验小学的吴老师是他的学生,吴老师培养学生爱美画美,带领学生成立了漫画兴趣小组,师生有一大批作品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成了学校教育的一大特色。无独有偶,安徽一位漫画家的作品被高考命题组选用,作为看图作文的原型。这幅画与吴老师学生发表的作品高度相似。吴老师认为安徽的漫画家剽窃了他学生的作品,欲上法庭维护自己作品的权益。一时小报记者纷至沓来,采访吴老师,还有人特地来采访景国老师,问他对学生的做法有什么看法。景国老师劝学生退后一步天地宽,打官司花钱费时费精力,且这种相似也并非就一定是抄袭,思路相同、表现形式相似的撞车是可能存在的。在景国老师的力劝下,吴老师放弃了打官司,与安徽的漫画家言归于好,终成画界一佳话。

  景国老师年近七旬,已是中国美协会员的他,仍不忘初心,坚持每日作画。在这里,我祝景国老师身体健康,艺术的生命之树常青。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图文
热点新闻
新闻视野
财经报道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