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高邮APP
数字报
今日高邮公众号
视听高邮公众号
头条号
高邮市融媒体中心  新闻线索:0514-84683100  网络辟谣
首页
  • 今日高邮APP
  • 手机版
  • 今日高邮公众号
  • 视听高邮公众号
  • 头条号
首页 > 特别报道
难 忘 高 邮

2022-11-13 17:16:31    作者:□ 周旭    来源:今日高邮

我与高邮的缘分应该追溯到四十四年前的1978年。那年12月,扬州师范学院大专班的录取通知书把我召唤至此,开启人生命运的重要转折。后来,我到旅游系统工作,而高邮的旅游资源是丰富多彩的,与高邮的联系在难忘师恩的基础上,变得更为紧密。

一晃,四十四年过去了。10月15日,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的芬芳,中文78级(4)班的同学们相聚高邮,感怀近半个世纪以来时代和人生的巨大变化,更多的是面对难以绕过的现实:我们老了!当年入学时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36岁,而今最大的80岁,最小的也已63岁,如霜的白发、苍老的容颜,还有迟缓的步履令人暗自心惊。

朱延庆老师当年教我们文学课,他是高邮师范学院的校长。新冠肺炎疫情前的2019年,我出差高邮,曾经拜会老师,三年后再见,老师的思维依然敏捷,飞扬的神采一点不像八十三岁的老人。他说,人生苦短,要永远热爱生活,记得别人的好,怨恨是最无益而不可取的。老师挥舞着右手,又说,如果别人怀疑你,那就让他怀疑去吧,我们自己要永远相信自己,趁着酒热送给相聚的同学。

人,要老得有味道,这种味道是由敏锐的内心、丰富的阅历、广博的知识和艰辛的生活熔铸而成的,这就是善良宽厚、平和从容的为人处世的态度。老师的话语,一下子把我们带到四十四年前的课堂。英俊儒雅的朱老师当年就是这样为我们滔滔不绝开讲有滋有味的文学课程。今天,老师的讲话时而轻声细语,时而如诗人激情澎湃,灿烂的理想和热血一起在他体内奔涌,双眸因兴奋而闪亮。每每与老师相处和交谈,在愉悦欢畅之外,于我总有深刻思想的金子般馈赠,包括怎样明辨和拒绝诱惑。朱老师是一位具有独特风格的书法家。他把装裱好的一幅字送给我的外孙女——人生当自立,学习在多思,职业无高下,品德有尊卑,于厚重耐读的魏碑变法中呈现温暖的慈爱。师母张毓秀与朱老师同龄,退休后每日作画不辍,尤擅花鸟虫鱼国画。她把自己创作和珍藏的《春满园》也送给了我的外孙女。画面上,是三两朵灼灼绽放的吉祥牡丹。

求学期间,我早早晚晚都要到大运河边或高邮湖去看风景。河湖之上片片白帆和展翅的大鸟,还有红润滚圆的落日余晖深深刻印在脑海。这次也不例外。当天傍晚去了一次,第二天又去了一次,永远看不够。望着灿烂的红日在湖天连接处缓缓下移,我默默无语,任凭金色的晚霞泼满全身。我想,明天的早晨,此刻的夕阳又将变成一轮青春的红日从东方升起。朝阳和夕阳,本是太阳的同一个生命体,但在不同时间它们所具有的生命形态却是不同的。它们交替起落,轮回转换,其间蕴藏的生命意义是大自然献给人类的一道永远阐释不尽的哲学命题。

在河湖之间的绿洲上,镇国寺塔傲然屹立,它与运河东岸的奎楼遥相呼应,八角的风铃叮当作响,与大运河的浪花高邮湖的涛声融合成人世间美妙的乐音。想当年过运河是要坐摆渡船的,波浪起伏,摇摇晃晃,速度慢,耗时长,而今运河之上架设了宽阔的大桥,过河是分分钟的事。但站在波浪汹涌的渡船里,遥望着蓝天,目睹纤夫大吼着悠长的号子背拽着纤绳匍匐在河岸的身影,使我心灵颤栗,他们传递给我的是坚强不屈的意志和持久的耐力。这是我精神力量的型塑元年。

近几年来,全班已有7名同学去世。谈起他们,令人黯然神伤。陈念安是我的同桌,长我十多岁。他话语不多,没有抽烟打牌喝酒运动等等各种喜好,安静是他最显著的特征。他是老三届的高中毕业生,个子瘦瘦高高的,穿着单薄起皱的灰色中山装,走路时双手常常插在裤袋里。与人交流,两眼温良地注视着你,从未见过狡黠的笑。上体育课,他都是老学究式的肢体语言,向篮筐投篮,两手抱球的动作像个孩子。在一次古文课上,后来成为他岳父的陈克猷老师点名喊当时走神的我发言,是他低语的提示使我免除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尴尬。不知何因,他成家立业不久,投河自尽……还有陈中坚,徐一乘,沙成荣,居正庆……他们学养深厚,能言善辩,是中学语文教学的高手。他们有着很高的情商和智商,都是热爱生活的人,从小在社会底层滚爬摸打,对社会具有深刻的洞察和理解。陈中坚患病后,我去他在城东的家中探望。他是一个风流倜傥的才子,毛笔书法很是了得。在我探视不久,六十八岁的他就去世了……由此想到,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慢慢变老的,上苍的眷顾加之善自珍重,才有可能登上“老山”之巅。

高邮师范的建制多年前撤并到扬州的科技职业学院去了。否则,这次同学聚会放到校园里举办该是多么快慰。校园里金黄烂漫的银杏树,身背画夹和乐器的艺术班娇子行走在南北大街上,练歌房美妙的歌声和夜晚的演出,被爱情俘获的一对对恋人……所有的所有装在我们不老的心中。傍晚,我来到高邮师范的西门,隔着铁门朝里面张望,里面静悄悄阒无一人,门前泛亮的青石板也被另一种石材替代。四十四年前生物学意义上的信息完全消失不见了。

高邮,是我早年离家最远的地方。到了高邮,父亲第一次提笔写信给我,抬头的“旭儿”和信末的“父字”催生了我与人世间互助友爱的情怀,由先前的麻木、干瘪、无知,到饱满、生动和多愁善感。儿女情长从书本里由此走进了我的内心。父亲的信,是情感表达的高级形式。后来参加工作,到北京进修,我把思乡恋家的情感变成一行行家书,寄给了怀孕的妻子。母亲第一次从泰兴经扬州转长途汽车来高邮,携带家乡特产和在电灯下为我缝补的衣衫,让我突然间发现伟大的母爱。在老家,农村妇女在田间地头和家中一边说笑,一边做针线活,这是再寻常不过的场景,简直寻常得熟视无睹。而在高邮师范的宿舍,望着母亲一针一线埋头给我缝补球鞋的认真劲,犹如咣当一声的重锤敲击我的心弦,它唤醒了我幼时吮吸母乳而被社会的灰尘层层积聚严密覆盖的襁褓记忆,更把母亲在老家理所当然为我们洗衣做饭的场景连接起来,形成生动沉重的人生大片,存入家庭档案。

都说近乡情怯,而近乡情怯真实而复杂的感受是从远离家乡来到高邮之后产生的。到了高邮,心中注满了对老家年迈奶奶和两个上学妹妹的牵挂,对父母的回信一封接着一封。

外孙女已读小学三年级,我回到南京,就将朱老师伉俪的书画作品转交给了她。我准备带她到高邮去看望朱爷爷张奶奶,游览文游台、二王纪念馆、汪曾祺纪念馆等等,接受深厚人文气息的熏陶和自然美景的滋润,紧随她学业的长进,一步一步提升修养和境界。惟其如此,我们的老去才赋予生命进阶的意义。

四十四年!人生能有几个四十四年?活一个四十四年未免太短暂和不幸了。活两个四十四年,此乃高寿矣。我和老师还有同学彼此祝福着。世界是可爱的,相当可爱。

高邮市融媒体中心 主办 2004-2021©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4-84683100   在线投稿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200011    苏ICP备05016021号-1

 苏公网安备 32108402000003号